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魂》(十七)  

2015-09-22 10:52: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方著

十七·英雄归来

狗仔要回来的消息在寨子里迅速地传开了,消除了之前人们的各种猜测。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因为传递消息的人是吴大伯(吴大伯是这里的保长。)那天狗仔的父母吃了午饭,正准备到地里干农活,吴大伯来到他家里。

他大伯来了,快请屋里坐。”见吴大伯来,狗仔的娘忙招呼道。

“兄弟媳妇,你们要出门?”吴大伯问道。

    “去薅包谷地里的草。”狗仔娘道。

“你们有事,我就不麻烦了。”吴大伯故意卖关子道。

“不碍事,不碍事。”狗仔爹从屋里出来迎着吴大伯道。吴大伯被他二人热情地请到屋里坐下狗仔娘为他倒水沏茶,狗仔爹拿出自己最好的烟叶。吴大伯接过烟叶用鼻子闻了闻,也不说话,慢悠悠地自顾卷烟叶。

“他大伯,咱先前请您办的事情有眉目没有?”狗仔爹问道。

“啥事?”吴大伯道。

“狗仔娃的事情。”狗仔爹道。

“哦,你看我差点忘了。这段时间我也忙。再说告诉你,你也无法。”吴大伯道。

“啥意思?”狗仔爹心里不解。

“啥意思,你能把他从部队拉回来。”吴大伯道。

“部队?”狗仔爹道;“与部队有啥关系?”

关系大着呢。告诉你,你家狗仔当兵去了。”吴大伯道。

“谁说的?”狗仔娘道

“你们不信是不是?”吴大伯道。

“那敢,您的话谁不信。”狗仔爹道;“这个狗东西,真的去了。”

“当兵上前线打日本鬼子,是光荣的事情,你们原来不支持他?”吴大伯身来,用一双单眼皮的眼睛盯着狗仔爹,目光里透着质疑,刻有皱纹瘦长的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狗仔爹立即否定道。

“还有啥意思?”吴大伯道。

这娃应该和我们商量一下的。”狗仔娘道;“不知道个着落,哪家爹娘不担心。”

“狗仔这娃有胆量,是个好样的。”吴大伯夸奖道。

“也不知道狗仔现在是死是活?”狗仔娘声音哽咽,眼眶湿润。

“你哀声叹气啥。”狗仔爹心里烦躁,责备妻子道。

“兄弟媳妇,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伤心起来了。”吴大伯对狗仔娘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们,狗仔明后天就要回来了。”

“当真?”狗仔娘转忧为喜道。

还有假。这么大的事情我编来骗你们不是?”吴大伯道。

“他当的啥兵,才个月就回来了。是不是当了逃兵、犯了纪律受了处分?”狗仔爹问道。

“说是受了伤。”吴大伯道。

“伤到哪里没有?”狗仔娘担心道。

“废话,没有伤着,那叫受伤?”狗仔爹道;“不知道伤得重不重?”

“这个上面没有说,我也不好打听。”吴大伯说这个消息也是黄乡长告诉他的。“不管咋说,娃回来了是喜事。人家春娃和木牛还没有消息呢。”他安慰狗仔爹娘道。

“是是是,两个娃为啥没有消息?”狗仔爹道。

“不知道。等狗仔回来了问问他就知道了。”吴大伯道;“你们准备一下,明早我和你们到县城去接。”

大伯带来的消息,使狗仔爹娘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儿子终于回来了,担忧的是他的伤情。不知道他伤势如何,心里七上八下的。

“小翠你听说没有,说是狗仔要回来了。”学校的杨老师也听说狗仔要回来的消息,他想从小翠这里得到进一步证实。

“知道了。胡三娃说的。”小翠答道。胡三娃是小翠的学生,狗仔的堂侄。

“狗仔这娃有胆量,不怕死,敢跟日本鬼子干。怎么样讲也算是抗日将士,为我们山村争了光。他打日本鬼子回来了,我们应该欢迎他。”杨老师道。

“杨老师您说咋办就咋办,我听您的安排。”小翠征求杨老师的意见道。

“我看时间已来不及了,咱们学校条件有限。上次我买的红纸还有一些,你安排几个学生做一些小红旗,明天我们带上学生去欢迎他,以表示我们学校对抗日的支持。”

“好。”小翠道,并立即去准备。

第二天已是中午时候,大家眼睛都望穿了,也不见山梁那边有吴大伯、狗仔和他爹的身影出现。通往县城的山路要经过那道山梁,是村子里的人去县城的必经之路。村子里有人外出或是外面有人来,站在村子里远远的就能看见。来的人都聚在狗仔家的院坝里,狗仔的娘、狗仔的弟和妹热情地招呼大家。人群中最焦急的就是春娃和木牛的爹娘,他们早早地就来到狗仔家,希望从狗仔嘴里能得到儿子的确切消息。

烈日当空,天气闷热。虽然时有微风拂面,但仍然使人感到炎热难耐。眼见着狗仔等人还没有来,杨老师吩咐学生回家吃了午饭再来。其他人也谢绝了狗仔娘的挽留,各自回家吃午饭。吃了午饭,热心的人们又聚在狗仔家,耐心地等着狗仔的到来。终于,有人看见山梁那边有三个人向村子走来。原来聚集在狗仔家屋里和院坝的人们,这时一下子涌向院外,向山梁那边张望。吴大伯和狗仔爹两人是大家熟悉的。另一位身着黄马褂,黄色裤子,袒露着一双手臂,身形消瘦,走路有点跛脚的大家不能确定是狗仔。因为狗仔先前身体壮实,行走稳健,哪是这副样子。狗仔爹、吴大伯和那个人缓慢地向村子走来,狗仔的兄弟一溜烟地跑到那三人面前。不知道向他们说了啥,只见那人从狗仔爹背的包里拿出一件色的衣裳穿上,又拿出一顶黄色的帽子戴在头上,然后向狗仔家这边走来。

来的学生每人手里拿着一面小红旗,杨老师和小翠把学生分为两排站好,准备迎接村子里第一位抗日负伤归来的英雄。那个身着黄色军装的人和吴大伯等人来到人们面前,乡亲们认出那人就是狗仔。大伙围了上去,狗仔笑着与大伙打招呼。杨老师和小翠等人鼓着掌,学生们摇晃着小红旗。狗仔看着来欢迎他的老师和学生,理了理军装,挺起胸膛,行着军礼从欢迎的学生面前走过。人们跟着狗仔后面走进院里,杨老师道;“狗仔,乡亲们来欢迎你,能不能给大家说两句?”狗仔转过身来,人们看见他眼湿润。“我狗仔当兵打日本鬼子回来啦,在战场上咱没有尿裤子,没有当孬种,没有给咱中国人丢脸。”狗仔道;“谢谢乡亲们惦记着我。外面太阳大,大家都到屋里来坐吧。”

“狗仔,我们家春娃是不是和你一起当兵了?”春娃的娘急切地问道。

“还有我们家木牛。”木牛的娘一样心急。

“我们三人一起报名当兵的。”狗仔道。

“你知道他两个现在哪里?”春娃娘道。

“我们到部队集训一个星期后,被分到不同的部队。他两个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狗仔道。

“你们去当兵,咋个不事先说一声。”木牛的娘责怪道。

“也不知道现在啥样呢。”春娃的娘叹道。

“你们这些妇道人家怕这怕那的,日本鬼子要是打到这里来了,杀人放火的,我看你们怕不怕!娃们去当兵打日本鬼子,是为了我们不受日本人杀害和欺负,老天爷会保佑他们的,你们担心啥。”吴大伯训斥木牛的娘和春娃的娘道,两人不再言语。

“大叔,你这只脚咋个这样?”坐在狗仔旁边的胡三娃突然嚷道。

大家不约而同向狗仔的双脚看去,也许是狗仔不经意间撩起裤脚,他左脚赫然露出了一节木制假脚。狗仔娘走到他身边,蹲下身撩起他的左裤脚,抚摸着安装在膝关节下,小腿稍上处的假脚,伤心地道;“娃呀,咋成这个样了?”

“被狗日的日本鬼子炸断的。娘您别伤心,不就是少一只脚,您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狗仔安慰娘道。

“这怎么好啊。”狗仔的娘哭声道。

“我说他娘,娃刚回,你当着大家的面哭丧个脸干啥!”狗仔的爹斥责妻子道。

“是啊,人活着回来就是大喜事。”赵大娘道。

“我家木牛能捎信来,我就放心了。”木牛的娘道。

“狗仔哥,给我们讲讲打仗的事情吧。”一位后生道。

“去!你们这些娃就喜欢听稀奇。”吴大伯向那后生道。

“狗仔一路旅途劳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杨老师道。

“对,”吴大伯赞同道;“我看时候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吧。要想听打日本鬼子的事,改天再来。”大家听吴大伯这样说,先后离去。

虽然小翠一直沉默不语,但她的心情和春娃、木牛的娘一样的焦急,希望从狗仔这里获得更多有关他俩的消息。狗仔的话让她们失望,心里闷闷不乐地各自回家。吴大伯和杨老师在狗仔一家的挽留下,吃了晚饭方才告辞。狗仔与父母、弟妹叙说家常,直至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