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魂》(修定稿)(原创)  

2015-08-11 10:23:5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      

《魂》(修定稿)

 启方

  一、焦虑

雷声滚滚,大雨倾盆。一道闪电划破云层,穿透雨雾,大地刹那间耀眼的白。王富文先生坐在堂屋的木椅上,右手抚弄着面前的一把精致的紫砂壶,静静地看向门外。别看他表情平静,内心里充满着焦虑。他原想今天一早去县城的,这场大雨从凌晨下到现在,看来一时半会不会停下来。县城距他家有五公里的路程,山路曲折,每逢下雨天泥泞难行。他已经有一星期没有去县城了,也不知北平那里的战事情况如何。上个星期去县城,听人说日本人在卢沟桥制造事端,战争一触即发。他以为是谣传,随后在他同学黄金明那里获得更加详细的情况。黄金明是县政府科员。他告诉他日本人发动九一八事变后,三个多月占领了东北,一二八事变侵上海,现在又在卢沟桥挑起事端,日本人亡我民族之心已昭然若揭。

“国家民族正处在危亡时刻,乃是我民族之不幸也。”黄金明道。

“人弱遭欺,民族之屈辱啊。”王富文感叹道。

“贤侄有没有消息?”黄金明问道。

“没有。”王富文道;“已经一个月没有捎信来,他母亲牵挂着,不会有什么事吧。”

“贤侄聪明能干,能有啥事。”黄金明安慰他道。

从县城回来,王富文内心一直不平静。他关注着北平方面的战事,也为儿子的安危担忧。儿子王良涛在北平师范学校读书,现在日本鬼子进攻北平,又没有儿子的消息,他的内心无法平静。想到儿子,他把紫砂壶拿到眼前端详着。他喜欢饮茶,这是儿子从外面特意给他买来的。他原来计划隔天去趟县城打听消息的,无奈学校近段时间事务忙,他的同事杨老师生病,学校的一切事务由他一人负责,让他无法抽出时间来。今天有空,偏偏又遇上这场大雨。

王富文是一所乡村学校的老师。学校有两个老师,三个班,三十个学生,学生都是附近村寨的农家子弟。学校原来是私塾,民国后改为学校。王富文在县立中学毕业回乡后,担任学校的语文老师。

时间已近饷午,雨依然没有停息,只是比先前小了。王富文向门外看了看,然后拿了一把油纸雨伞,毅然向屋外走去。一路泥泞,原来最多一个小时的路程,走了将近二个小时才到县城。他来到黄金明办公室外,在房檐下折起雨伞,拧干长衫下的雨水,拿上一张草纸,用雨水淋湿后简单地清洗了脚上的泥污,才去敲黄金明办公室的门。

“老兄风雨无阻,一定有什么急事吧。”黄金明见他一副狼狈相,心里有些好笑。

“也没有什么急事,过来看看老同学。”王富文平静地道。

“得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我面前装,一定是来打听北平方面的消息吧。”见王富文自顾喝茶,问道;“贤侄最近有没有来信?”

“没有。”

“也难怪。时局不稳,难免音信中断。”

“北平方面有什么消息没有?”王富文问道。

“听说双方住军在交涉,不知道日本人在玩什么诡计,战斗打打

停停的。”

“日本人不会安好心。”

“我想也是,八成对我方不利。”黄金明道。

“我们应该全力抵抗日本侵略。”王富文道。

呀。”黄金明道。

“那我们只能作亡国奴了。”王富文道。

“当然不是。一二八事变中,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十九军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给予日军以重创。日本想亡我国,是痴心想。现在全国反日情绪日益高涨,抗日的呼声越来越高。”

“是啊,偌大一个中国,不乏有众多的爱国儿男。日本想亡我中国,是白日做梦。”

“要想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困难大呀。”黄金明叹道。两人一时沉默不语。沉思良久,王富文道;“自鸦片烟战争以来,国力日衰,饱受列强欺凌,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现在日本人步步紧逼,得寸进尺,亡我心不死,是国家之不幸啊。”

“咳,敌我力量悬殊,这仗难打。”黄金明道。 

是啊,敌强我弱,要打败日本鬼子困难不少。”王富文道;“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现在又来进犯。”王富文道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你我当尽力才是。”黄金明道。

坐了一会儿,外面雨停了,他告辞了黄金明来到邮局。他要问一下送信的老杨,有没有儿子的来信。明知道老杨是一个办事认真的人,不会有信不送的。他要亲自问一下,才放心些。老杨告诉他没有他家的信件,要他放心,如果有他儿子的来信,一定尽快给他送去。

回到家里,已经是张灯十分。妻子迎着他问道;“有儿子的消息吗?”他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道;“有啊。”妻子道“儿子来信了?”“你急啥,这里在叫呢。”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妻子会意,忙去为他张罗饭菜。他不忍心看她每天在焦虑担忧中度过,打定主意用谎言骗她。

“儿子捎信来说,他一切好,叫我们不要为他担心。”他认真地看着妻子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妻子道。

“你放心,小涛不会有事的。”他安慰妻子道。

“今天货郎张宝说,那里乱得很。他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

“只要没事就好。”妻子道。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