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魂》(二十八)  

2015-11-05 10:13: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八、两场婚礼

“雪梅姐,我看你的眼圈有点红,昨晚没睡好?”第二天早晨起来小翠问方雪梅道。

“我看看。”方雪梅说着拿过圆镜子对着照了照道;“是有点。”

“是不是为昨天的事情还生气。”小翠道。

“不是。”方雪梅否认道。

“其实狗仔哥人挺好的,他从不欺负女人。你要是跟了他,他一定疼你。”小翠道。

“我也觉得他人还行,只是他那只脚······”方雪梅道。

“他是打日本鬼子才这样的,我们不该嫌弃他。”小翠道。

“嗯,我也这样想,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不知道日本鬼子还会做出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方雪梅道。

“他那脚除了犁田打耙有影响外,其它农活还是能干的。再说他有给人治跌打损伤的手艺,现在找他的人越来越多。有了钱田土可以请人种。我家的田土都是请人种的。”见方雪梅沉思不语又道;“他没有结过婚单纯(没有负担)雪梅姐,不怕你多心,像你这样结过婚生过娃的在我们这里也不好找。”

“你尽给他说好话。”方雪梅道。

“我说的是实在的。”小翠道。

“你说的也不错。”方雪梅道

“你同意了?”小翠道。

“你让我想想。”方雪梅道。

“还想啥,就这样定了。娘,”小翠叫她娘道;“雪梅姐同意了。”

谁说同意了。”方雪梅埋怨道。

“小翠,你雪梅姐同意啥了?”小翠娘听到小翠叫她,进屋问道。

“她和狗仔哥的事情。”小翠道。

“雪梅,这事你想好了?”小翠娘道。

“大婶,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就是我的亲人。你们都说他好,我看也行。”方雪梅道。

“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你一定要想好啊。”小翠娘道。

“娘,雪梅姐想了一晚上,你看她眼圈还红红的,她早就想好了。”小翠道。

“就你喜欢多嘴。”小翠娘对小翠道。

“大婶,以前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让人担惊受怕的。我也不图荣华富贵,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就行。”方雪梅道。

“好,既然你没有意见,回头我给狗仔娘说,尽快张罗着把婚事办了,你看好不好?”小翠娘问方雪梅道,方雪梅笑而不语。

狗仔娘知道方雪梅同意和狗仔结婚的事后,抱孙心切的她高兴得不得了。立即找来媒婆李大妈,请她去小翠家问问方雪梅,看看有些啥要求和礼俗。

“大妈。”方雪梅对李大妈道;“我也是过来人,不是黄花闺女。我没有什么要求,他们家怎么安排我都没有意见。只是······”方雪梅把李大妈拉到一边道;“大妈,不是我急,我在这里麻烦大婶家也不好,这事快一些办好。”

“你放心,我老婆子一定给你安排好。”李大妈道。

狗仔父母想,虽说家庭不富有,方雪梅也没提啥要求,但也不能过于简单亏了她,要按当地风俗,尽力把婚礼办得体面点。狗仔娘一面找先生看婚期,一面张罗安排婚礼的一应事务。转眼婚期就到了。这天一早,方雪梅在小翠母女俩的帮助下梳妆打扮好了,等待接亲的队伍来。方雪梅一身新娘装束,只见她身着一身大红棉袄,乌黑的头发盘成结,脚穿一双花布鞋,脸上没有流露出姑娘出嫁时的喜悦与羞涩,表情平静地坐在床沿上,和坐在她身边的小翠说着话。

“雪梅姐,都说结婚是女人的大事,我看不出你高兴的样子。”小翠道。

“我是过来人,有什么高兴的。”方雪梅道。

“女人结婚时有些啥想法?”小翠好奇地问道。

“这可说不准。刚开始时什么都想,什么也没有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方雪梅道。

“我们这里的姑娘要哭嫁,你们那里哭嫁不?”小翠道。

“也要哭的。”方雪梅道;“这哭嫁因为各人的情况不一样,哭的也不同。”

“有假哭和真哭。”小翠道。

“嗯。我被逼婚时,哭的是自己的命苦。”方雪梅道。

“现在想哭不?”小翠问道。

“哭啥?”方雪梅茫然道。

“我咋个知道。”小翠道。

“丧夫丧子都经过了,泪已哭干了。”方雪梅道;“女人结婚后也许是喜,也许是忧,都是老天爷的安排,有些事以后你就明白了。”见小翠脸一下子阴沉下来,知道自己说的话触到了小翠心里的痛,忙岔开话道;“大婶在屋外忙啥,接亲的人还没有来?”小翠低着头,沉默不语。这时从远处出来唢呐声,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响亮。

“来了来了,接亲的快到了。你两个看看还有啥没有收拾好?”小翠娘进屋对方雪梅和小翠道。

“大婶,都准备好了。”方雪梅道。

接亲的人们用花轿抬着新娘,一路吹吹打打到了狗仔家。一对新人拜天地父母、入洞房,一应礼俗完毕,宴请各位亲朋好友。猜拳行令,笑语声声,喜气洋洋不以细述。待众人走后,狗仔有些醉意地来到洞房,借着酒劲大大咧咧的走到坐在床边的方雪梅面前,伸手揭下方雪梅头上的红盖头拿在手里,笑嘻嘻地看着

方雪梅。方雪梅瞟他一眼怪他道;“你看你进屋门也不关。”待狗仔关上房门,她又道;“时候不早了,你已忙了一天,熄灯休息吧。”两人宽衣而睡,方雪梅温柔地贴在狗仔的怀里。女人诱人的气息,酥软的肌肤,缭绕得狗仔心慌。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亲吻她抚摸她柔软的身体。一阵云雨过后,他用胳膊揽着她道;“你真的不嫌我。”“嫌你我就不嫁给你。”方雪梅道。见狗仔不语又道;“你和孩子他爸都是打日本鬼子的好汉。”“可是·······”他没有把话说完,她打断他道;“你也不要多想,只要你对我好,我给你生一大堆娃,给你、孩子和他爸报仇。”“嗯,我一辈子对你好。”

不知道狗仔搂着他喜欢的女人,夜里做过啥美梦没有,这一晚小翠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着白天方雪梅说的话,想到死去的春娃哥,想到即将出生的孩子,心里就悲痛难过。她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希望穿上新娘的衣裳,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结婚。现在春娃哥走了,她的这个希望破灭了,或许永远体会不到结婚时的那种感受了。她心里对方雪梅有些羡慕,你看人家是结过婚的人,狗仔哥家把她当黄花闺女一样对待,热热闹闹地把她娶进家里。现在孩子就要出生了,而自己还没有举行过婚礼,这是人们无法认同的,是受到大家鄙视的。自己可以不要名分,可以忍受一切。原以为等春娃哥回来后,一切的误会谣言都能澄清,春娃哥不在了就没有人证实她的清白了。虽然自己问心无愧,没有做过对不起春娃哥的事情,但孩子出生后没有父亲不说,还要背负野种的骂名。想到这里,小翠心里就伤心。她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双绣着一对鸳鸯的布鞋,端详抚摸着。这是她为和春娃哥结婚时做的,她曾经想象着穿着这双鞋与春娃结婚的幸福情景。现在人去物在,睹物伤情,两行热泪夺眶而出。突然,一个想法从脑子里冒出来,强烈地占据着她的心灵。

“娘,我要结婚。”第二天小翠对娘道。

“结婚?”娘感到莫名其妙;“春娃已经走了,你和谁结婚?”

“就和春娃哥。”小翠道。

“你犯啥糊涂,哪有活人和死人结婚的。”娘嗔怪道。小翠把自己的这个想法仔细说给娘听后,娘摇着头道;“只怕他家里不同意。”

“我不图他家啥东西,只为自己要个清白,孩子有个名分。”小翠道。

“这事有点难办,不知道他家里啥想法?”娘道。

“娘,我求您啦,您叫李大妈去说说。”小翠道。

“这个事,”娘想了想道;“恐怕我亲自和他娘说,才说得清楚。”

隔了几日,小翠娘中午来到春娃家,春娃娘一人在屋里烤火,开门见是小翠娘,不冷不热地道;“他大娘来了。”小翠娘进屋在火塘边坐下,见屋里没有其他人问道;“你一人在家?”“嗯。”春娃娘鼻子里哼道。小翠娘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一时沉默不语。

“他大娘,是不是有啥事?”春娃娘揣测道。

“也没有啥大事,只是为小翠的事情,和你说说心里话。”小翠娘道,见春

娃娘不说话,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又道;“我家小翠你也是看着长大的,她是个啥姑娘你知道的。”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谁知道她是咋想的,我家春娃不在家,她就······”春娃娘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了。

“小翠叫我今天来,就是要证明她没有做过对不起春娃,对不起你们家的事情。”小翠娘道。

“证明,咋证明?”春娃娘道。

“她要和春娃结婚。”小翠娘道。

“这······”春娃娘感到意外;“咋行?人都走了。”

“我家小翠啥也不图,她就想证明自己的清白,给孩子一个名分,免得以后有人说三道四的。”见春娃娘低头不语继续道;“你放心,婚礼的一切开销由我家负担,以后小翠还回到家里住。”

“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我家春娃的?”春娃娘道;“就那么一次就······”

“这是天意啊。本来我家小翠想等到春娃哥回来后,让他向你们解释清楚对她的误会,现在······”

“我那命短的儿呀!”春娃娘哭泣道;“小翠姑娘还想着你啊。”

“我家小翠命苦啊,这种事情她一个姑娘家,你说她有多难?看在你那即将出世的孙儿面上,你就答应她这个要求吧。”小翠娘道。

“我家春娃没有看错人,小翠是个好姑娘。”春娃娘道。

“你答应了?”小翠娘问道。

“嗯。”春娃娘道。

小翠婚礼的事情定下来了,考虑到婚礼的特殊性,小翠娘决定不大操大办,只请至亲和德高望重的寨邻。由杨老师当证婚人,请吴大伯主持婚礼,狗仔和她媳妇等人张罗酒席的事情。洞房就布置在春娃住过的房间里。婚礼那天,小翠穿上亲手缝制的嫁装,娘为她打扮梳妆好,花轿把她抬到春娃家。拜天地父母的时候,由方雪梅端着一个白色大盘子站在小翠旁边,盘子里放着那只春娃请方雪梅带回来的手镯,意为代表春娃。大家眼里含着泪水,有的婆媳忍不住哭泣起来,小翠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拜天地父母礼毕,小翠由人牵着走向洞房,特意在洞房门旁等候她的狗仔对她道;“小翠妹子,是你狗仔哥错怪你了。”

婚礼笼罩着哀伤的气氛,酒宴也早早地散了,人们怀着同情和伤感离去。方雪梅和另外两个姑娘陪着小翠说着话,张灯后才各自离去,房间里只小翠一人。冷枕凉被,孤单一人,小翠和衣蒙被,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