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魂》(三十六)  

2015-11-27 09:44: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六、来去匆忙

    天空阴霾,下着蒙蒙细雨,白雾弥漫,山野朦胧。小翠在屋里准备做晚饭,陈天贵在院子里劈柴,雪松把砍好的柴拿到屋里去。

“雪松,外面下着雨,叫你爹不要砍了。”小翠对雪松道。

“这是王富文家吗?”屋外传来一个男人问话的声音。

“是,他不在家。”陈天贵回答道。

“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你是·····”那男人道。这声音小翠听着熟悉。

“我是小翠她男人。”陈天贵道。

“小翠不在家?”那人问道。

“在,在屋里。”陈天贵道。小翠听出是她爸的声音,忙从屋里出来。见爸一身商人装束站在她面前,她感到突然不相信是真的。

“小翠。”她爸喊她道。

“爸。”小翠声音哽咽,走上前扑进爸的怀里,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像孩子似的哭泣道;“爸,您咋现在才回来?”

“小翠,你娘呢?”她爸问道。

“娘不在了。”小翠道。

“啥时候?”她爸道。

前年。”小翠道。听到妻子去世,王富文心情沉重沉默不语。

“小翠,外面下着雨,快叫爸到屋里坐。”陈天贵对小翠道。

“雪松,快过来叫外公。”小翠喊雪松道。

“外公。”雪松喊王富文道。

“雪松乖,几岁了?”王富文问雪松道。

岁了。”小翠回答道,又对陈天贵道;“天贵,这是爸。爸,他叫天贵。”

“爸,我们到屋里说话。”陈天贵道。

“小田,你也到屋里来。”王富文喊道。小翠和陈天贵向着她爸喊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一个年轻的伙计站在不远的柏树下,不知道向四下里望啥。听到王富文叫他,他随后也来到屋里。

“这位叫小田。”王富文介绍小田道。

“你们好。”小田向小翠和陈天贵招呼道。

“小翠,你娘是咋死的?”王富文问道。

“生病。”小翠把事情经过说了,自责道;“爸,都怪我没有及时给娘看病抓药。”

“这事不能怪你,是我不在家,没有照顾好你娘,让你们受苦了,是我对不起你娘俩。”王富文伤感道;“想不到几年没有回来,家里变化这么大。你娘埋在哪里?”

“在后山上。”小翠道。

“待会儿我去看看你娘。你去把晚饭做好,小田恐怕饿了。”王富文吩咐小翠道。

“不饿。”小田道。

“走了这么远路,咋不饿。”小翠道,立即去厨房做饭。

“爸,这次回来就不走了?”陈天贵道。

“要回去,外面的事情还没有办完。”王富文道。

“小田,你难得到我们这里来,多住几天再走。”陈天贵道。

“我听你爸的。”小田道。

“天贵,这些年你们的日子一定苦吧?”王富文关心地问道。

“爸,不苦。”陈天贵道。

“雪松,过来让外公抱抱。”王富文对雪松道。雪松不要他抱。跑到屋外。

“这娃儿也是。”陈天贵埋怨道。

“呵呵,他和我不熟悉。”王富文道。

“爸,我怕你们饿了,先吃碗面,晚饭慢慢做。”小翠端来两碗油炸荷包鸡蛋面递给她爸和小田,她爸在家时喜欢吃这种面。

“小翠,”王富文吃完面问小翠道;“你娘留下啥话没有?”

“娘说如果有了哥的消息,不忘告诉她。爸,哥有消息没有?”小翠道。

“听人说你哥在北方,不知道这个消息准不准。”王富文问道;“你娘还说啥没有?”

“娘让我问问你,······”小翠欲言又止。

“问啥?”王富文问道。

“爸,你到娘的屋里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小翠不想当着小田和陈天贵告诉她爸。王富文跟着小翠来到他和妻子以前住的房间里,小翠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给他。他看那包布有些熟悉,打开见里面包着五块大洋。

“爸,这是几年前你托货郎张宝带来的钱。”小翠道。

“你和你娘一直没用?”王富文问道。

“嗯。”小翠道。

“为啥?”王富文心中不解道。

“娘要我问你,这钱是不是日本鬼子给你的。”小翠道。

“啥意思?”王富文疑惑道。

“货郎张宝看见你和日本人很亲热,说你当了汉奸。娘说这钱如果是日本人给你的,用了对不起打日本鬼子光荣了的哥。”小翠道。

“哦,原来是这回事。”王富文释怀道。笑问小翠道;“你相不相信你爸会当汉奸?”

“我跟天贵说了,我爸不会是这样的人。杨老师也不相信。”小翠道。

“杨老师身体好不好?”王富文问小翠道。

“没有以前好。”小翠回答道。

“有时间想去看看他。”王富文道。

“爸还要走?”小翠道。

“爸这次是路过这里回家看看,外面还有一些事没有办完,明天就要走。”王富文道;“小翠,只要你相信爸就好,爸不会做昧良心的事。这是爸在外面教书积攒的钱,干干净净的。”

“那货郎张宝为啥乱说。”小翠道。

“事情很复杂,一时说不清楚,爸以后再告诉你。”王富文道;“小翠,你春娃哥呢?”

“春娃哥当兵在部队光荣了。”小翠道。王富文表情凝重道;“为了打败日本鬼子,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看到小翠伤心的样子,岔开话道;“爸这次回来匆忙,啥也没有给你们带。”

“爸,我们啥也不缺,只要爸好好的。”小翠道。

“现在趁天还没有黑,你带我到你娘坟上看看。”王富文道。

“爸,今天你们走累了,明天去吧。”小翠道。

“明天我们一早就走。”王富文道。

王富文执意现在就到她娘的坟上去,小翠只好顺从她爸的意。父女俩正要出门时,赵大娘急急忙忙的跑来对王富文道;“他大伯,你赶快离开这里。”

“她大娘,咋回事?”王富文问道。

“有人看见你回来了,狗仔正在叫人来抓你。”赵大娘道。

“抓我爸干啥?”小翠问道。

“他们相信张宝说的你爸当了汉奸,要抓你爸去官府。”赵大娘道

“小田,咱们走。”王富文对小田道。

“爸,没有的事怕他干啥?”陈天贵道。

“一时和他们说不清楚,他们也不会相信你。”王富文道。

“爸,真要走?”小翠道。

“嗯。”王富文道。他和小田已走到院坝里,然后转身回来对赵大娘道;“她大娘,请你转告乡亲们,请大家相信我,我回来一定给大家一个交待。”

“爸,您一定要早点回来啊。”小翠道。

王富文和小田走了约半个小时,狗仔带着五六个年轻人来了,见屋里没有人,又在房前屋后看了一遍,然后问小翠道;“你爸哪里去了?”

“走了,你找他干啥。”小翠愤愤道。

“你们去看看追得上不。”狗仔不理会小翠,吩咐几个年轻人道。

“谁也不准去。”小翠怒呵道;“你们说我爸是汉奸有啥依据?”

“小翠,张宝说你爸当了汉奸,我们你爸是不是这回事。”狗仔道。

“事情都没有搞清楚,你们就要抓人。”小翠道。

“只是问问他。”狗仔道。

“问他叫这么多人来?”小翠质问道。这时杨老师和方雪梅也来了。方雪梅怕狗仔等人弄出事,把杨老师叫了来。

“小翠,你爸回来了,他人在哪里?”杨老师问小翠道。

“被他们赶跑了。”小翠道。

“我们人都没有看见,谁赶他了?”一个青年道。

“你们要抓小翠她爸?”杨老师问狗仔道。狗仔没有回答他,又对狗仔等人道;“你们这样莽撞,相信他张宝一面之辞?”

“万一他是汉奸,让他跑了咋办?”狗仔道。

“我爸说了,他不会做昧良心的事。”小翠道。

“我想小翠他爸不会违背自己的良心,做出对不起儿子良涛的事情,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杨老师道。

“啥道理?”狗仔问道。

“我也说不上。”杨老师道;“我琢磨着小翠她爸在干一件大事。”

“啥大事?”狗仔道。

“你问我我咋个知道。”杨老师不耐烦道;“人都走了,你们还不回去?”狗仔和他一起来的人分别散去。

小翠没有想到她和爸这一次分别,五年后才和爸相见。小翠的爸在外面干啥,是不是真的当了汉奸,这些疑雾在狗仔等乡亲的脑子里萦绕了五年。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