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抗日战争小说《魂》(三十二)  

2015-11-18 10:08: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二、木牛的征程

一章说到小翠转身见到的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是和春娃、狗仔一起去当兵的木牛。木牛穿一身军装显出庄重威严,让小翠一眼没有认出他。

“木牛哥你回来了。”小翠道。木牛突然出现在眼前,小翠感到意外。

“嗯,刚回来。”木牛道。

“你穿这身衣服,我都认不出了。”小翠道。

“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木牛道。木牛几年没有看见小翠,突然看到她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那个漂亮活泼的年轻姑娘,现在成了一个面容憔悴,比她实际年龄大的农村妇女,又牵着个小孩,以至于当他看见她时,不敢贸然相认。

“这娃是哪家的?”木牛道;“给你要不要?”他把手摇鼓摇得咚咚响递给雪松,雪松伸手拿着。

“快谢木牛叔叔。”小翠道;“木牛哥,你看他像哪个?”

“我看像春娃哥。”木牛端详道。

“都说像他爹。”小翠笑道。

“春娃哥回来了?”木牛高兴地问道。

“没有。”小翠的脸色阴沉下来。

“还在部队?”木牛问道。小翠没有回答他,牵着孩子只顾往前走,木牛跟在他后面道;“春娃哥现在咋样?”

“他不会回来了。”小翠道。

“他咋了?”木牛从后面拉住小翠,表情严肃地问道。

“他在部队光荣了。”小翠声音哽咽道。 木牛心情沉重,小翠看见他眼里浸着泪。沉默少许,木牛从挎包里拿出一枚奖章别在雪松的胸前。

“木牛哥,这是啥?”小翠问道。

“部队发的奖章。”木牛道。为了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木牛看到自己伤心难过,小翠对木牛道;“木牛哥你先前走,我有事耽搁一下后面来。”

“好。”木牛目送小翠远去,然后往家里走。回到家里,一家人欢天喜地。叙说家常,相互问候别后的情况。吃过晚饭,木牛来到狗仔家。

“听说你回来了,我正想过一会去你家。”狗仔道。

“听我兄弟说,狗日的日本鬼子炸断了你的脚。”木牛问道。

“去只脚算啥。”狗仔笑道;“这百多斤没有扔在外面就好。”

“春娃光荣了?”木牛问道。

“嗯。”狗仔道。

“小翠那娃是春娃的?”木牛道。

“嗯。”狗仔道。

“春娃和我们两个当兵时,他和小翠没有结婚,他啥时回来完婚的?”木牛问道。狗仔把小翠和春娃的事给木牛说了个大概。

“想不到我们三人去当兵,现在少一个。”木牛叹道。

“我们这群娃里走了的不只是春娃。”狗仔道。

“还有哪个?”狗仔道。

“良涛和才贵。”狗仔道;“良涛是政府下了死亡通知的,但他爹不相信他光荣了出去找他,听说在外面给日本人当了汉奸。”

“你说王先生当了汉奸?我不信。”木牛道。

“是货郎张宝在外面跑货时亲眼看见回来说的,难道有假。”狗仔道。

“才贵没有去当兵,他又是咋个死的?”木牛道。

“还不是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的。”狗仔道;“他那时是怕去当兵,才跑到省城他亲戚家的。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省城时把他炸死了。”

“他媳妇呢?”木牛道。

“他死后回来住过一阵,现在不知道上哪里去了。”狗仔道。

“该死的日本鬼子,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木牛道。

“不知道这仗啥时候结束。”狗仔道;“你还回部队不?”

“我们部队和别的部队组建成远征军,可能要出远门,我这次回来马上就回去。”木牛道;“不知道以后我两兄弟还能不能见到。”

“战场上子弹没有长眼睛,老天爷有眼睛。”狗仔宽慰木牛道;“人生死是有定的。”

“反正我已习惯了,仗一打起来什么都不想。”木牛笑道;“我这百多斤交给部队了。”

“你比我强,还混了个官。”狗仔道。

“啥官,只是个幺排长。”木牛道。

“你嫂子吃了晚饭到别家串门去了,我叫她来弄两个菜,今晚我两兄弟好生聊聊。”狗仔道。

“大娘大伯他们呢?”木牛问道。

“走亲戚家去了。”狗仔说着起身走到屋外,扯开嗓子喊道;“石头他娘!”他喊声刚落立即有女人的声音应道;“哎!”狗仔又道;“你快回来,家里有客人。”狗仔喊了话又回到屋里。

“狗仔哥你弄得快,结婚都有孩子了。”木牛道。

“多亏石头他娘,别的姑娘不愿嫁我这个瘸腿,要不还光棍一个。”狗仔道。两人正说着话,方雪梅抱着儿子石头回来了。

“这是木牛兄弟,当初和我一块去当兵的。”狗仔介绍道;“这是你嫂子。”木牛和方雪梅打过招呼,问道;“这孩子长得胖嘟嘟的,叫啥?”“叫石头。”方雪梅道;“石头,快叫叔叔。”木牛伸手想抱石头,石头不要他抱。

“你去弄两个菜,我和木牛兄弟喝酒聊聊。”狗仔吩咐方雪梅道,伸手想接过石头,石头也不要他抱,方雪梅抱着儿子到厨房。

“狗仔哥,我真羡慕你。”木牛道。

“羡慕我啥?”狗仔道。

“嫂子漂亮,儿子乖。”木牛道。

“你以后当了大官找个比你嫂子强的。”狗仔道。

“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个福气。”木牛道。

“咋个没得,你是吉星高照。”狗仔道。不一会方雪梅端来下酒菜。方雪梅对木牛道;“兄弟,你和你狗仔哥慢慢吃,我再去弄两个菜来。”木牛忙阻止她道;“不用了嫂子,有这些够了。”狗仔一旁道;“都是自己兄弟,木牛兄弟吃了晚饭来的,就依他说的。”方雪梅带着儿子一边自顾忙自己的。

“兄弟,打完了仗早点回来成个家,都老大不小了。”狗仔道。

“哪个不想抱婆娘睡暖床生娃。”木牛道;“这小日本哪一天被赶出去了,我们当兵的才能回来安心成家。”

“我没有结婚成家的时候,爹娘老焦心。”狗仔道。

“我刚回来爹娘就提这事。”木牛道。

“老人都希望我们早日成家立业。”狗仔道。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了老人们的意,万一自己光荣了,对不起人家姑娘。”木牛道。

“你不要只往坏处想,何不顺了老人们的意。”狗仔道。

“只是苦了我表妹翠花,现在还在等我。”木牛道。翠花是木牛家的挂角亲戚,是他两家父母包办的婚姻,木牛一直不同意,翠花心里却装着他。

“你这次可完了婚事再回部队,了去老人们一桩心事。”狗仔道。

“时间紧得很,只有两三天时间。”木牛道。

“你这身官服不会是用钱买来的吧?”狗仔玩笑道。

“我穷光蛋一个,哪有钱干这事。”木牛道。

“立功提升的?”狗仔道。

“那还会有假。”木牛自豪道;“我立了两次功。一次是到部队不久,我们的部队与鬼子遭遇了。我们连攻击鬼子占据的山头,鬼子的两挺机枪可厉害了,打倒我们许多兄弟。我急了瞄准机枪手打。”木牛喝口酒道;“狗仔哥,我在家打鸟的枪法在部队派上了用场。呵,准得很,一枪一个,我们的部队很快攻占了山头。这次立了个小功。”

“还有大功?”狗仔问道。

“也不大,是个等功,当上了排长,也差点把命搭上了。”木牛道;“我们连坚守一个阵地,一个连的人只有连长、一名排长和我三个人活着。我们把剩小的手榴弹弄在一起,准备等鬼子再一次冲上来时与鬼子同归于尽。后来增援部队到了我们才撤回来。”

木牛在狗仔家坐到很晚才回家,他爹娘没有睡等他回来。“爹、娘,您们还没有睡?”木牛进屋问二老道。

“等你回来。”他娘道。

“有啥事?”木牛道。

“还不是你和翠花的事情。”他爹道;“我和你娘商量好了,趁你这次回来把你两个的婚事办了。”见木牛不说话,他娘道;“翠花这姑娘挺能干的,心眼好能够孝敬老的。”

“我后天就要回部队,恐怕时间来不及。”木牛道。二老的心情他理解,他不想让他们伤心。

“人家翠花等你到现在,你不要辜负了她一片心意。”他爹道。

“如果你同意,”他娘道;“明天一早我去跟她娘说去,看能不能一切从简把你们的婚事办了。”

“娘,”木牛道;“人家一个姑娘家随随便便就嫁过来咋行,这不亏了翠花。”

“我去和她娘说说,有啥亏不亏的,咱们礼金礼物一样不少他家的。”他娘道;“只是酒席从简。”

“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木牛道。

“我看这事能成。”他爹蛮有把握地道;“一是你两个定过婚的,二是翠花一心等着你,三是翠花二十也不小了,你在部队啥时候回来?一个大姑娘待在家里,她爹娘不着急?”

“要说都怪你,你要不是瞒着我和你爹去当兵,我早就抱孙儿了。春娃狗仔和你差不多大,人家都有娃了。”他娘对木牛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木牛知道爹娘是为自己着想,他不想违背爹娘的意思,不愿看到他们为自己的事伤心难过,他答应了爹娘的安排。他想这次回到部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就顺了爹娘的意吧。第二天他娘一大早就去了翠花家,正如他爹猜想的那样,翠花家答应了办婚事。他娘忙叫来邻里的几个好姐妹帮忙,请来村子里的至亲好友连同翠花家陪同来的亲戚,简简单单办了四桌酒席,为木牛翠花完了婚事。

“翠花你真傻,我有啥好,让你等着我。”木牛和翠花在洞房里,木牛对翠花道。翠花害羞地低着头,没有回答他。木牛又对她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当兵打仗的是提着脑袋耍,看着好好的眨眼人就没有了。”翠花抬头望他道;“木牛哥,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不管你以后咋样,我都是你的人。”“你不后悔?”“有啥后悔的,我自己愿意的,只希望你对我好。”木牛没有想到翠花态度这样坚决,这样深深地爱着他,让他无话可说。木牛回部队那天,翠花送他大老远的不愿与他分手,木牛对她道;“回去吧,送多远也要分手的。在家为我好生孝敬爹娘。”“嗯。”翠花依依不舍地道;“我在家等着你,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打完仗就回来。”木牛说道,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