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吏之惶(原创)  

2013-05-16 07:58: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吏之惶

启方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凉风带着花草的清香进入办公室,使熊应宝感到温馨惬意。他将两腿伸直,斜靠在老板椅上,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部红色的电话,一个高档精致的茶杯,几张报纸。他刚刚浏览完报纸上的内容,现在闭目想心事。他想着昨天新任厂长夸奖他办事认真负责的话,心里还喜滋滋的。在他的亲自组织下,厂里举办的职工书画摄影展昨天圆满结束,在招待从县里请来的几位评委的饭桌上,上任不久的时开华厂长亲自作陪,席间时厂长当着客人的面说自己办事认真负责,对此次书画展表示满意。熊应宝心里明白,能获得时厂长的赏识信任,就意味着今后自己的职位稳定工作顺利,弄得好职位有可能调升。想到这里,他心里不免有些得意。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漫不经心接电话道;“喂,是杨兄啊,有啥事?”他听出是一车间主任杨军的声音,杨军和他关系特好,平时有事都互通情况。

“啥事?你知不知道你有麻烦了。”杨军在电话里道。

“我有啥麻烦?”熊应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

“你有可能得罪头了。”杨军道。

“得罪哪个头?”熊应宝听他这样说,心里咯噔一下。

“哪个头。”杨军用埋怨的口气道;“就是新来的时厂长。”

“你开啥玩笑,他刚来不久我咋个会得罪他?”熊应宝释怀道;“昨天他和我们一起吃饭,没有见他不高兴。”

“我看你还蒙在鼓里。”杨军责怪道;“这次书画摄影展你看到一幅署名为‘石鼓’的书法作品没有?”

“有。”熊应宝不假思索道,因为这个名字特别他有印象,他疑问道;“咋啦?”

“我看你们张贴出来的获奖公告没有这个名字。”杨军道。

“是哪个写的?”熊应宝道。

“是时厂长写的,他用的是化名。”杨军道。

“真是他的作品?”熊应宝道,心里感到不安。

“千真万确。”杨军肯定道。

“你是咋个知道的,为啥不早告诉一声?”熊应宝不愉道。

“我也是刚才知道的。”杨军道;“你问咋个知道的现在三言两语和你说不清楚,过后我再告诉你,先给你通个信让你心里有个底,我现在有事忙,挂啦。”

放下电话后熊应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点上。他已经下决心戒烟,这包烟他有一个星期没有碰它了。杨军的这个电话使他心绪有点乱,他要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想事情真是杨军说的那样,就是自己不给时厂长面子,如果别人知道了让时厂长面子扫地,难免引起时厂长对他不满和怨恨,这是不应该有的事情,必须找一个补救的办法。他想了想打开办公室门向对面办公室喊道;“小王你来一下。”一会儿一位身材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走

进他办公室问道;“主席有事?”他作出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对她道;“经研究这次展览的获奖名单要调整一下,你把名叫‘石鼓’的人定为一等奖,其他人依次往下挤,总的名额不变。”

“主席,名单已经公告出去了,现在改怕影响不好。”小王为难道。

“有啥不好,这种舞笔弄墨的事谁会较真。”他用命令的口气道;“你重新打印一张公告贴出去。”

“获奖人员名单已经交给厂办公室李主任了。”小王道。

“怎么这么快。”他道。

“早上送去的。”小王道;“你平时要求我们办事要认真负责不拖拉,昨天你吩咐了我就······”

“好了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他不耐烦道;“你现在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看李主任交给厂长没有。”因为展览奖项涉及到资金问题,必须让厂长了解开支等情况。

“而且······”小王道。

“而且啥?”他打断小王的话道。

“已经有人把奖和证书领走了。”小王道。

“领走算了,大不了多发一两个。你马上打电话问一下,尽快把这事办了。”他道。小王听他这样说,立即拿起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当着他的面拨通了厂办公室的电话,碰巧李主任不在,接电话的人告诉她李主任在开会。

“你亲自去一趟,是什么情况立即打电话给我。”熊应宝吩咐道

小王不敢怠慢,立即去厂部大楼找李主任。熊应宝负责的工会设在厂俱乐部,距离厂部大楼不远,出家属区后过一条公路就到。熊应宝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焦急地等着小王打电话过来。

熊应宝今年三十七岁,中等个头身材清瘦,长脸浓眉单眼皮眼睛,大鼻头下一张吃四方的大嘴,给人以能说会道精明能干的印象。他学校毕业后被招聘进这个厂,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了。他今天能坐上该厂工会主席的职位不容易,千万不能因这件不该发生的事影响了自己的前途。熊应宝头脑灵活聪明,能说会道察言观色,平时里没事喜欢舞笔弄墨。他原来是一名车间技术员,后来成为一般管理人员,再后来进入厂办公室工作,直至今天坐上厂工会主席的位置,这一切的变故与他的爱好有很大的关系。前任黄厂长也是一个喜欢舞笔弄墨的人,能写一手比较好的毛笔字。在一次系统职工书画摄影展上,熊应宝有机会和黄厂长认识,黄厂长认为他的字有可取之处。由于兴趣爱好相同,两人很是投缘。熊应宝像黑暗中见到阳光一样看到了希望,他知道与黄厂长亲近得到其赏识意味着什么。之后他常借故向黄厂长请教,在黄厂长面前献殷勤。他想找借口接近黄厂长终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他买了好烟好酒上门拜师,两人领导与下属的关系一下子变成了师徒关系,为他以后进入厂领导班子开了方便之门。在黄厂长的关心培养下,他成为厂里的一名中级干部。他深知企业的一把手就好比一方土皇帝,厂里干部任免不像地方那样有一套严格的组织程序,谁上谁下好歹是厂长一句话。厂长是谁也不敢、也得罪不起的人。当杨军电话告诉他这个事情后,他心里就紧张担心起来。他们集团公司是市级单位,以此推算下来,他这个分厂的工会主席算是科局级干部,虽然管理的权限不大人员不多,但也算是一名有身份的官吏。他的职位来之不易,如果因这件事丢了乌纱毁了前途,他要后悔一辈子。

   熊应宝在焦躁中等来了小王的电话,小王告诉他获奖名单已经交给时厂长了,请示他接下来怎么办。他二话没说放下电话,他想现在改动获奖名单已经没有意义了,必须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保住时厂长的面子,又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他在琢磨着时厂长的用意,在他接触认识的领导人中,他们大都善于抓住时机表现自己。时厂长在自己的书法作品上署名用化名,由此看来,时厂长或是一个不喜欢张扬表现自己的人,或是另有考虑。他想既然时厂长没有用真名,自己可以装作不知道,这毕竟是一件芝麻大的事情,自己何必多虑,时厂长不会因这事怨恨他的。。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嘲笑自己太小心谨慎了。他心情稍轻松一会儿,转念一想又紧张起来,他认为这样的想法单纯。时厂长是一个知识型的领导,有的知识分子好面子小气他是了解的,万一时厂长也是这类人就麻烦了,到那时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后悔莫及。如果当面向时厂长解释,时厂长又会怎样看自己,他有可能认为自己是一个弄虚作假,趋附权势的小人。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时厂长用化名“石鼓”落款的书法作品,经县里来的评委评定为二等奖,是他做了手脚将二等奖名额给了他的哥们——一位车间主任。他知道地方群众文化只是表面工作,从县里请评委来也是走过场做做样子给别人看。他之前也做过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没有引起不好的反映。今天却遇上了麻烦,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他心里埋怨起时厂长来,假如时厂长不用化名落款,自己不会落到这样尴尬被动的地步,也就不会为此担心害怕的。他偷梁换柱的事,工会里的小王和另一名工作员是知道的,万一哪天时厂长知道了会怎样对待自己。想到这里他感到后怕,但一时又想不出好的办法。他决定回家找岳父商量,看岳父能不能给自己想个万全之策。他岳父去年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休下来,是一个精于事故的人,他想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岳父。于是,他起身关了办公室的门提前下班,回家找岳父商量对策。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