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尘染佛门(原创)  

2013-12-06 09:46: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染佛门

                     启方

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因此平时很少过问宗教方面的事情,至今踏入寺庙门的次数也就五六次,都是因为工作考察和旅游。前不久应朋友之请,为一新建成的寺庙写了一首藏头诗。我这位朋友信佛,是一位佛事的热心参与者。据他介绍县里新近修建了几处寺庙,都是私人投资修建的。听了他的介绍,使我想起平时散步走过的县城西环城路,在那里能看见远处的山腰上,有一栋盖着金色房瓦红柱的房屋掩映在松柏林中,在一片绿色里格外醒目。我便问他此处是不是新修建的寺庙,他用怀疑的口气问我道;“你真不知道?”我反问他道;“知道啥?”“看来你不关心这方面的事。”他用责怪的语气道;“那里早就供奉着菩萨,去年来了一位得道的法师,在法师的努力下恢复修建起了寺庙的大殿。”我道;“远远看去修得不错。”他道;“里面的菩萨也塑得好,你喜欢艺术应该去看看。”我道;“寺庙叫什么名字?”他道;“‘佛光寺’,是以前县城的老寺庙,现在新建在那里。”听他说是“佛光寺”,我立即有了想去看看的想法,因为我对“佛光寺”的印象是比较深的。我知道以前的“佛光寺”坐落在县城中心,在我们县里的寺庙中,它的规模算大的。它由一栋长五间的正房和两排长长的厢房组成,占地面积大概有一千多平米,都是青瓦木板房。厢房铺着木板,木板与地面的空隙约三十多公分高,大人也能钻进去。小时候我家居住的地方就在“佛光寺”附近,我和小伙伴们常在那里躲迷藏玩耍。据老人们讲“佛光寺”以前香火旺盛,解放后政府解散了寺僧,把正房改为商店,厢房用着商品货物保管仓库。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年轻人不知道它以前的用途。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参与了政府对古迹文物调查统计的工作。那时“佛光寺”早已经不存在了,在它原来的地方修建起了商场大楼。我从历史记载中了解到“佛光寺”是清初期一位名叫“释法”的大师从四川游历到此,历经十二年逐步修建完善的,是一方名寺。“佛光寺”在人们的眼皮下消失了,县内其它寺庙的遭遇与它差不多,有的留下一片废墟或残垣断壁被遗弃在荒山野岭,有的被占为他用。

时光不会倒流,但历史的车轮难免重蹈覆辙。此一时彼一时,宗教寺庙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劫难后,又呈现出复兴的势头,我想这与世道太平,人们安居乐业思想有所寄托、希望未来生活更加幸福美好不无关系。此时佛事盛行,出于好奇也是对“佛光寺”难忘的记忆,我选了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去看看,看它与我记忆里的“佛光寺”有多大的不同。早晨我向“佛光寺”走去,我走过柏油路进入林中小道,登上一步步石梯,穿过绿色的长廊,经过一排低矮的混砖平房,直接来到平房后山腰上的大殿。大殿有两层楼高,殿前是一块不大的坝子,占地总面积大概二百四五十平米。坝子一角堆放着水泥石砂,大殿的门柱上挂着“佛光寺”牌子,大殿门楣上贴着红纸写的“观音殿”,两边贴着大红对联。眼前的“佛光寺”与我记忆里的“佛光寺”相比,其规模小得太多,但环境比以前的幽静。它背靠青山,面向县城。站在大殿前的坝子上俯望,县城的面貌几乎收入眼里。我观看了大殿周围的环境后走进大殿,见大殿里有三人各自忙乎着;两位中年男子在给菩萨塑像上色,一身着黄色僧衣、头发花白的老头背对着我在清理杂物。听见有人来他转过身面向我,我立即认出他是我以前搞调查古迹文物工作时采访过的法缘师傅,那时他是另一寺庙的主持。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他人老了,消瘦

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胡子白了,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法缘师傅,您还认识我不?”我对他道。

“你是······?”他一时想不起。

“我是文化馆的小吴,以前采访过您。”我道。

“你是以前在我寺里住过一宿的文化馆的小吴?”他道。

“正是。”我道。

“你看我这记性,人老了脑子也不够用了。”他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记着我。”

“别的人可能忘,大师您我忘不了。”我道;“您身体还这样硬朗。”

“人老了走下坡路,不如以前了。”他道;“你看这四壁和前面的墙空空的,我正想找个人在上面画些画,你是不请自来,缘分啊。”

“师傅用得着理当效力。”我道。

“到时要麻烦你了。”他道。

他热情地向我介绍寺庙的修建情况,现在寺庙建成的部分只是他规划中的一半,后面山上还要修一大殿以及寺庙周围的其它设施,以后要做的事不少。接着他又引我去看“功德碑”,“功德碑”大小有五块,上面刻着捐资修建寺庙人的名字。

“您都这把年纪了,这么大的工程您一个人累不累?”我道。

“累也得坚持,佛事耽搁不得。”他道;“趁现在还没有闭眼睛,多做些善事。”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法师要留我吃饭,我婉谢了,旁边的人道;“今天初一吃斋饭。”我知道寺庙要有人来烧香,斋饭要有人来吃才好,于是不

再推辞,留下来吃斋饭。跟着法师他们走进斋房,见斋房里有三十多人围桌而坐,许多都是认识的,他们说着话等上斋饭来。我在一空位上坐下,与身旁的人聊了几句就有人把斋饭摆上了桌。有五个素菜,味道可口,厨师的手艺得到所有吃斋饭人的认可。吃过饭法缘师傅要忙自己的事情,我不便打扰向他告辞。因为人多时间仓促,有些话没有向他说出来,我带着疑问回了家。

我以前采访法缘师傅向他了解情况时,他告诉过我他信佛的起因;他十八岁那年患了一场病,父母多方请郎中来看也不见好转,一位路过的僧人分文未取为他治愈。僧人临走时对他父母道;“此子终是佛门中人方能长寿。”后来他皈依佛门得以剃度,法号释缘。出家后他在外地的一些寺庙学习佛学,后来受县文物单位的委托,在县里的一处名山名寺管理寺庙。在他的努力下寺庙香火越来越旺盛,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游山玩水的人越来越多。虽然他所在的地方旅游尚未开发,但我听说每年有不少人去游玩,想来去他管理的寺庙烧香拜佛的人也不少。我想他现在都这把年纪了,应该是享清福的时候,干嘛大老远的来受累,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是为了奉佛积德行善事?如果是这样,他算是一位不辞辛劳、愿意把一生奉献给佛主的、虔诚的佛教徒,实在令我敬佩。我知道一个人的信念形成,必须有一定的思想观念作支撑。现在的人做事不是为名就是图利,无名利可图的事少有人干。我想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寺庙,来此另起炉灶兴建寺庙的原因。

为了解开我心中的疑问,我决定对他进行一次专访。我把采访的时间选在星期天,因为星期天人们忙着去赶集市,去寺庙的人很少,我可以与法师作深入的交谈。果然不出我所料,星期天我来到寺庙时,只有法师一人在寺庙斋房外打扫卫生。他见我来了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儿,热情地招呼为我倒茶。一番闲谈后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走后不久我就离开那里了。”法师沉默了一会道。

“我知道您为那个寺庙花了不少心血,也听说寺庙有了很大改观,您为什么要离开呢?”我道。

“一言难尽。”法师表情凝重,看样子他是不愿提及过去的那些事。

“是为了帮助其它寺庙的修建,比如这里?”我道。

“也不全是。”法师道。

“您年事高应保养自己的身体,这些繁重劳累的事情让别人去做。”我道。

“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不放心啊。”法师道;“你有所不知,现在有些人打着敬奉菩萨的幌子敛财,这些人对佛学一窍不通,有的地方随便修间房供上菩萨就是为了骗香火钱。”

“我也听说过。”我赞同道。

“只有受过戒的人才是真正的僧人,才能在寺庙行佛事,现在乱套了。”法师道。他目视着前方,沉默一阵后讲起了他这些年的佛道经历;他离开以前的那个寺庙的真正原因是被人排挤,而排挤他的人是当初欢迎他去管理寺庙的人,这个人就是当地的村长,村长排挤他的目的是想从寺庙里捞到实惠。他道;“在我的努力下,寺庙里香火越来越旺盛。村长觉得有利可图,想把他的亲戚安排进寺庙,因为这些人不懂佛理我没有同意,他就想方设法为难我。趁我不在的时候,他叫人损坏寺庙的设施,迫于他的压力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同意让他的舅子进寺庙帮助管理寺庙里的一些杂务。他舅子为了主掌寺庙里的一切事务,四处造谣说

我这样那样的不是,我一气之下主动离开了寺庙。”说到这里法师显得愤愤不平。

“不与这些奸诈的人共事也好,少生烦恼。”我安慰法师道。我理解他当时

的处境难,我知道县级古迹文物的保护,除了文化局有文物管理所外,下面没有相应的管理机构,古迹文物保护的具体工作是文管所请当地农民代为管理。因为工资不高,年轻人不愿揽这事。村长是一方官,自然有一定的权力。

“离开那里后,我先后在四个寺庙主持过事务,最后都是带着委屈怨气离开。嗨,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免得折寿。”法师叹道;“民间兴办的寺庙不好管,现在佛门也不清静,以利为目的勾心斗角的事不少。”

听他如此说我不便再问下文,坐一会儿说些其它的事便告辞。对于法师的佛道经历我不十分清楚,我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我没有想到一个一生信佛的虔诚信徒,人老了仍然像流浪汉一样居无定所,游离于寺庙之间。我原以为佛门是一块清静的地方,不被尘世的污垢污染,如此不然。但仔细一想,又不觉奇怪。佛道寺庙都是人所为,也就免不了受尘世纷扰。现在省市级的名胜寺庙都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管理,由政府扶持,寺庙里的僧人都是佛学院来的。像法缘师傅这样的法师是进不去的,只能在乡镇寺庙行佛事,而这些寺庙里的“僧人”鱼龙混杂,大多不是为了弘扬佛法,而是为己私利各有所图。随着信佛的人增多,普通信徒去大老远的地方烧香拜佛多有不便。大多数信徒“信佛”都是功利性的,他们不在乎寺庙里的“僧人”是什么来路,也不管“寺庙”简陋破损,只要塑有菩萨可以烧香拜佛就行。有人看准了这是一个难得的商机,于是就有了私人捐资在乡镇建寺庙的事。我不知道法缘师傅在以后的佛途中,会不会重蹈以前的覆辙,再次被人从寺庙排挤出去。我也没有能力改变他的处境,他现在年事已高再以经不起折腾了,但愿他在“佛光寺”善始善终,不再受颠沛流离之苦。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