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科幻侦探小说)地外星球的较量(四)  

2012-06-15 08:21: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外星球的较量

启方

四、初见端倪

将丁明的尸体拉到局里后,立即让法医进行尸检,柳青等人急切地等待着结果。法医老张有五十来岁,从事法医工作有二三十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法医,小杨是他的副手,二十四五岁,来到市局就给老张当副手。大约半个小时后,老张和小杨对尸体检查完毕向柳青汇报,老张对柳青道;“通过对尸体进行初步检查,死者除后脑有一规则的创伤外,身体的其它部位没有伤痕。根据脑部创伤的情况看,死者是被人用器物击昏后推下河的,具体的原因要对尸体进行解剖后才能确定。”

“你是说与他杀有关。”柳青道。

“凭我多年的经验,我敢肯定是他杀。”老张蛮有把握地道。

“这人是不是丁明?”柳青道。

“与相片对比和从他脸上的特征看应该是他。”老张补充道;“他照片上左脸颊靠鬓角处有一颗淡红色的痣,尸体的这个部位也有,这种特征难以重复,是他不会错。”与此同时王磊的血检报告也出来了。王磊对柳青道;“死者的血型是A型。”柳青听了他们的检查结果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他感到问题的复杂严重性,梁教授的失踪后面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丁明成为他的怀疑对象后,他寄希望能从丁明这里打开案件的突破口。现在丁明死了,他的这个希望也落空了,一切变得没有了头绪。他想,梁教授的突然失踪,丁明在这个时候被人杀害,两者之间绝不是偶然的巧合,一定有某种关联。既然调查梁教授的情况于案情仍然没有进展,就应该对丁明的情况进行细致的调查,或许能够揭开梁教授失踪的真相。这个方案在脑子里确定后,他起身准备向王局长汇报,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是何亮打来的,何亮道;“柳队,车子打捞上来了,没有发现新情况。”柳青道;“你告诉莫队长,查到了车主立即通知我们,你马上回局里来。”

在王局长的办公室里,柳青把了解的情况和丁明之死向王局长作汇报道;“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

“根据你讲的情况,看来不是我们原来想的那样简单。”王局长道;“你马上通知专案组的同志到小会议室开会,研究一下案情和下一步的侦查方案。”不一会儿柳青把专案组的同志召集到小会议室,王局长神情凝重地道;“同志们,6·15案情越来越复杂,我们至今不知道梁教授的下落和失踪原因,问题很严重。”王局长停顿一下又道;“上级领导很重视,希望我们早日查找到梁教授。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研究一下案情,听听大家的意见。”然后对柳青道;“这个案件是你负责的,你先给大家说说。”

“从怀疑梁教授失踪时起,我们围绕他的家庭个人关系和工作情况进行调查。”柳青道;“但调查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在确定柳教授失踪后,我们对他的办公室进行了勘察,在办公室发现一块细小的瓷片和血滴,通过勘察化验,我们怀疑梁教授身边的人有重大嫌疑。”柳青端起面前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道;“我们到梁教授的单位调查,院校的负责人汪校长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情况;梁教授在前一段时间给汪校长打过电话,说他的研究取得了进展。有关梁教授研究的课题情况,我们曾经问过丁明,他没有向我们说起研究的进展情况。作为梁教授的助手,不可能对这方面的情况一点不知道,于是他成为我的重点怀疑对象。正当我准备对他作深入细致的调查时,他却被人杀害。”

“他的血型与梁教授办公室检测的血型也不符。”王磊道。

“这就是现在案情调查的重点目标。”柳青道;“梁教授的失踪,丁明被害,绝不是偶然与巧合。梁教授有家庭和自己的事业,没有理由也不可能自己消声灭迹。是不是被杀害和被绑架,那个在梁教授办公室留下血迹的人,是一个关键人物,现在我们应该把他作为重点进行调查。”

“没有此人的基本情况,人海茫茫犹如大海捞针。”赵队道。

“是的,我们现在对这个人的情况一无所知,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却是有很大的难度。但俗话说得好;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柳青道;“其实这个人已经露出了尾巴。”

“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王局长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姓名,但是要查找他并不难。”柳青道;“我们在勘察梁教授的办公室时,没有发现门窗有攀爬撬动的痕迹,这说明此人是和平进入的。他进去后寻找他需要的东西,慌乱中碰落了那个瓷杯,在清理时不慎划破了手。”

“你是说有内应?”王局长道。

“我想应该是这样。”柳青道;“‘研究所’有三个人,除了梁教授就是丁明和卢老头。”

“根据我们的调查,卢老头不可能参与其中。”赵队道。

“有几点可以将他排除;一是年龄大没有文化,二是人老实本分,三是他至今还安然无事。”柳青道;“这第三点尤为重要,假如他是被人收买而参与了此案,很有可能被人灭口,因为留着他是一个麻烦。”

“丁明是被他们灭口的?”王局长道。

“我认为是这样。”柳青道;“他们认为丁明没有利用价值了,或者考虑到别的原因而杀害了他。”

“看来这个案子真的不简单。”王局长道。

“我的看法是,梁教授肯定被人绑架了。”柳青道;“绑匪当然不是为了钱,因为绑匪至今没有催要赎金。绑匪绑架梁教授的目的,一定与他的研究有关。”
    “如果是这样,他们一时不会加害梁教授。”王局长道。

“如果真是我们所判断的那样,梁教授不会有不测,因为教授对他们有利用价值。”柳青道;“刚才我说到在梁教授办公室留下血迹的人露出了尾巴,我是这样判断的,此人与丁明非常熟悉,因此我们下一步重点对与丁明关系密切的人进行调查,寻找出事轿车的主人。”

“大家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王局长问大家道,见没人说话又道;“我同意你们柳队的分析判断,现在看来这个案子不是一般的绑架失踪案,一定有深层的问题。我立即向上级领导汇报,通知交警队协助查找,找不到梁教授本人,也要找到他的车子,大家加紧查证工作,争取早日破案。”

围绕查找与丁明关系密切的人和出事轿车车主的工作同时展开,6·15专案组的六个人分成两组,一组由柳青负责查找丁明的关系人;一组由赵队负责查找轿车主人。赵队负责的这一组,在交警队莫队长的帮助下很快查到了轿车的主人,在此我们暂且不叙,只说柳青等人的调查情况。柳青等人分别到丁明的学校和原居住地进行调查,了解到丁明的情况是;丁明的个人资料显示:丁明,男,汉族,现年32岁,祖籍某省某市,留学生,某校教师,未婚。在丁明原居住地调查的情况是:其父母早年离异,母亲至今无音信。(听人说已经病逝)十二岁时父亲患重症不治亡故,后随叔父生活。

叔父无子女,待他为己出。丁明自小聪明好学,成绩突出。大学毕业后叔父支持他到国外留学,为此叔父变卖了房产,倾其所有。但他中途弃学回国,报考研究生毕业后被某校聘为教师。他在国外中途弃学回国的原因,据他叔父讲,他说他在国外生活不习惯,开支大,怕叔父承担不起。丁明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与人交往。据丁明所在院校的员工讲,丁明的一个名叫赵宇的表弟,也在这里的某个电子产品经营公司打工,时常来找丁明。了解到丁明和赵宇之间的关系后,柳青等人重点调查了市内的电子经营公司,在一家外商投资的电子公司了解到赵宇的情况;赵宇,男,二十六岁,身材中等偏瘦,是这家电子公司的基层管理员。据赵宇的同事讲,赵宇已经有两天没有来上班,同事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难道又失踪了?”柳青心情黯然道;“走,去电信局。”柳青等人来到电信局,输出了赵宇和丁明的通话记录,记录显示他俩经常保持着联系,特别在六月份比较频繁。

“这个叫赵宇的人,难道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在梁教授办公室留下血迹的人?”柳青像是问自己又像问他人道。

“这就说不准了。”张小军道。

“是不是都要找到他弄个明白。”何亮道。

“嗯。立即将他的个人资料传给市区各派出所,要他们协查此人。”柳青道。

话说赵队他们这一组在莫队长的帮助下,很快查到了出事轿车的主人。轿车的主人就是赵宇所在的电子公司老总,名叫维克,是T国人,男,四十五岁,在该市投资经营已有六年。他的驾驶员名叫关峰,二十八岁,为维克开车已有两年。赵队他们没有见到维克和关峰,维克的秘书说他有事于前天回国了,这两天没有看见关峰来上班。

“一个亲戚,一个上司,一个驾驶员,死的死了,要找的不见了,回国的走了,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柳青听完赵队的情况汇报后道。

“这事有猫腻。”何亮道。

“啥猫腻?”柳青问道。

“我说不准。”何亮道;“凭感觉。”

“凭感觉能破案,”张小军道;“我们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我也感觉不对劲。”赵队道。

“说来听听。”柳青道。

“当我们对丁明产生怀疑,准备对他进行调查时,他在这个时候被人杀害了。现在我们知道与丁明来往密切的他的表弟赵宇,还没有对赵宇展开调查,赵宇也找不到了,轿车和这个名叫维克的老总和驾驶员都是赵宇公司的,维克回国了,他的驾驶员也不见了,你说巧不巧?”

“对,这其中必然存在某种联系。这是一个有预谋的、精心设计安排实施的计划。”

柳青道;“还有,丁明在T国留学,这个叫维克的也是T国人,赵宇又在这个维克的公司打工,难道这些也是巧合。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这个叫维克的人就是这一系列计划的幕后操纵者。”

“他已经回国了,调查他有难度。”赵队道。

“现在要尽全力找到赵宇,拔出这个萝卜就能带出泥。”柳青问赵队道;“莫队长给你讲查找梁教授的车的情况没有?”

“没有。”赵队道。

“我前两天请他协查梁教授车子的下落,看来没有结果。”柳青道。

正当柳青等人为查找赵宇无果而焦虑时,城关镇派出所的杨所长打电话给柳青道;“柳队,你们查找的那个名叫赵宇的人来投案了,现在我们所里。”

“真的?”柳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事情来的突然,他心里一阵激动。

“你不信?”杨所长道;“我已经把人控制起来了,你们赶快来吧。”

“我们马上到。”柳青道;“你们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未完待续 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