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科幻侦探小说)地外星球的较量(三)  

2012-06-14 08:32: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外星球的较量

启方

三、丁明之死

这次S城之行空手而回,原来寄希望有所收获的想法落空,让柳青等人有些沮丧。在回C市的路上,三人一言不发。张小军驾车两眼盯着前方,何亮坐在后座微闭双眼似睡非睡;柳青靠在副驾驶位上一副沉睡的样子。柳青此时毫无睡意,他是用这种方式缓解一下心中的压力。梁教授都失踪这么多天了,调查工作没有进展,如何向王局和上级交代,在他心里产生了阴影。周燕提供的关于向斌爱恋她而被她拒绝的事,他在心中已经否定了向斌因爱失意而报复梁教授的想法。否定的原因基于三点;一是他们毕业离开院校已经两年,二是周燕不喜欢向斌,原因不在梁教授身上;三是作为现代社会的大学生,不会为这种儿女情长的事做傻事。他想如果抱着一线希望去向斌那里调查,恐怕也是劳而无功不会有收获的。现在只有寄希望于王磊那里,希望通过对提取的物证的化验能够获得有用的线索。想到这里,他拿上手机拨通了王磊的手机,他对王磊道;“你那里结果出来没有?”王磊在电话中道;“柳队,有情况,我们等着你回来呢。”“好,你转告赵队一声,晚上我们开个碰头会。”

大家吃过晚饭后就来到柳青的办公室,这里作为碰头会的临时会议室。柳青见大家到齐了道;“我们今天算是白跑了一趟,赵队你那里有情况没有?”

“我又找梁太太核实了一下,她说梁教授的笔记本计算机,里面有教授的重要数据信息,平时不让人随便触摸。”赵队道;“其它没有新的情况。”

“王磊你说有情况,啥情况你给大家说说。”柳青道。
    “我们在梁教授办公室提取的两份材料,经化验是瓷器碎片和人的血迹。”王磊道;“我和小范来到梁教授家,查看了他家里的那个杯子,向梁太太询问了梁教授的有关情况,有两点可以肯定。”

“哪两点?”赵队问道。

“一是我们提取到的瓷器碎片就是那一对杯子中的一个的,二是我们对提取的血迹化验的结果是O型,与梁教授的血型不合,据梁太太说梁教授的血型是AB型。”王磊道。

“可以确定?”柳青道。

“完全能确定。”王磊肯定道。

“这能说明啥问题?”何亮问道。

“咋个不能说明问题?”王磊反问道;“我们提取的这两个物证都是在不起眼的地方找到的,而且地上有擦拭的痕迹,血型又不是梁教授而是另外一个人的,这个人在慌乱中不慎划破了手指。”

“对,说下去。”柳青道。

“他一定想掩盖什么。”王磊道。

“是啊,这个人想掩盖什么呢?”柳青沉思道;“既然血型不是梁教授的,就必然是另一个人进了教授的办公室。我们不妨这样推测;这个人为了拿到教授办公室的某样东西,悄悄进到屋里,在慌乱中把杯子碰落地上,为了掩盖真相、消灭痕迹而不慎划破了手指。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是强盗还是······”

“我看不可能是强盗。”王磊道。

“为什么?”赵队问道。

“因为门窗门锁没有攀爬撬动的痕迹。”王磊道。

“我和柳队也查看过周围。”张小军道。

“如果不是强盗,就只有两个人能随意进出‘宇宙信息研究所’。”柳青道;“丁明和卢老头。”

“我看也不能说明问题。”赵队道;“丁明和卢老头都是那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不小心损坏器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大家认为他的话不无道理,一时沉默不语。

“我看王磊和赵队对这个案件的分析都有各自的理由。”柳青道;“不管结果如何都应该查证清楚。”

“柳队说的对,”赵队道;“都应该查实。”

“你还有其它情况没有?”柳青问王磊道。

“没有了。”王磊回答道。

“赵队,明天你和张小军去‘宇宙信息研究所’查实一下,何亮明天和我去梁教授的单位。”

暂不说赵队和张小军到“宇宙信息研究所”了解的情况如何,只道柳青和何亮第二天来到梁教授的院校,直奔校长办公室去。校长名叫汪正祥,五十多岁,戴一副黑色框架眼镜,中等身材,给人以亲和的印象。柳青向他简要地说了梁教授的情况,他一副怀疑惊奇的表情道;“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梁教授是不是真的失踪了,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只是猜测,但已经有一星期没有他的消息了,这是事实,他的太太很着急。”柳青道;“看来汪校长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不知道,我现在才听你说。”汪校长道。

“梁教授平时不到单位来?”柳青道。

“学校有一年多没有安排他任课了。”汪校长道。

“让他一心研究宇宙信息?”柳青道。

“对于宇宙信息的收集研究,我们国家还不重视,国际上也只有几个国家在搞。原因就是这个项目投资大、耗时长,而且不一定有收获。”汪校长道;“宇宙中有没有像我们人类、或者比我们智慧高的生物,存在肯定和怀疑两种观点,不管有还是没有都没有证据认证。老梁是坚信有的,他把这个课题作为他今后的研究方向。为此他做了很多工作,在他的坚持努力下,得到一些单位、私人企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从国外购进一台射电天线,成立了‘宇宙信息研究所’。我和他是同学,他又这样热心,不支持他不行啊。”

“‘研究所’没有安排别的人?”柳青道。

“刚开始给他安排了两个年轻助手,跟着老梁干了几个月后,觉得枯燥乏味都要求回来了。”汪校长道;“我听老梁说现在有个学生在帮他,叫啥名字我记不起了。”

“叫丁明。”柳青道;“梁教授有没有同你讲过他研究方面的事情。”

“讲过。”汪教授道;“我原来对他的这项研究持不抱希望的态度,‘研究所’成立后让他自己管理,我平时很少过问他那里的事情,他也很少回校来。”汪校长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一口后继续道;“前段时间老梁给我打电话说,他收集到了来自太空的一组信息。从他说话的语气里,我感到他很兴奋,有自豪感。我说老梁你会不会弄错了,你怎么断定它们是来自太空,是智慧生物的呢?他说我相信自己,这些信息有一定的规律性。我说好,如果研究有进展了,我来给你道喜。”

“这个情况除你外还有谁知道?”柳青道。

“不清楚。我当老梁说着玩的,过后也没当回事。”汪校长道。

“以往梁教授出远门一时回不来,他要告诉你吗?”柳青道。

“老梁不出远门时,一般情况下他不会打电话来。如果要出远门他会在走之前电话告诉我。”汪校长道。

“这次有些意外?”柳青道。

“嗯。”汪校长道;“我到现在都不相信老梁会失踪。”

“你这样肯定?”柳青道。

“因为我了解他。”汪校长道;“他对人和气能够谦让人,不会与人为仇,谁会害他?”

“有没有可能走同学家玩去了?”柳青道。

“不可能。老梁一心扑在工作研究上,不喜欢串门子。别说到远方亲友家耍,就是我那里他一年到头也很少跨进家门。”

柳青和何亮告辞汪校长回到局里,赵队他们正等着他俩回来。赵队见柳青就问道;“怎么样?”柳青道;“还是先谈谈你们去调查的情况吧。”待大家坐下后,赵队向大家道;“我们到‘研究所’找丁明和卢老头核实情况,丁明不在‘研究所’。据卢老头说,丁明已经有两天没有来‘研究所’了。询问卢老头得知他的血型是B型,据他说这段时间家里有事,白天没有到‘研究所’去,只是晚上去值夜班。如果没有梁教授的允许或找他有事,他不会擅自进入梁教授的办公室。”

“丁明到哪里去了?”柳青问道。

“丁明的情况不清楚。”赵队道;“他单位我们也问过,说他这一星期没有课,不知道他现在哪里?我们打他手机也打不通,关机了。”

“不会也失踪了吧?”柳青道。大家面面相观,不知如何回答他。柳青扫视一眼大家道;“我们在加紧调查梁教授失踪的问题,这时候丁明联系不上了,突然消失了,你们如何看待这个事情?”没人回答他,大家望着他,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见大家不语柳青道;“我们在汪校长那里了解到,梁教授曾经告诉过汪校长,他的研究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是我们在询问丁明的时候,他却只字未提。是他真不清楚,还是有意向我们隐瞒?作为梁教授的助手,如果对梁教授的研究情况不清楚,让人难以相信。假如他有意隐瞒,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柳青停顿一下道;“还有梁教授的笔记本计算机也不见了,而有时间和条件接近了解梁教授情况和进入‘研究所’的人除了丁明就是卢老头。卢老头的血型与我们化验的血型不相符,排除了卢老头就剩下丁明了,现在他又突然失踪,可疑最大。”

“柳队分析的对。”赵队道;“丁明有许多可疑的地方。”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无法回答梁教授失踪的原因,我们仿佛走进了死胡同。如果现在丁明也突然失踪消失了,这其中必然有隐情。因此我们要尽力找到丁明,找到他或许就找到了整个案件的突破口。”

正当柳青等人准备全力查找丁明时,市交警大队的莫队长给柳青打来电话,告诉柳青三环路牛坝子水库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要柳青去看看。柳青回答他道;“交通事故是你老兄的事,与我们刑侦队无关。”

“我看这事不简单,恐怕要让你们刑侦队忙一阵子的。”莫队长道。

“到底怎么会事?”柳青问道。

“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你来了就知道了。”莫队长道。

“驾驶员叫啥名字?”柳青道。

“叫丁明。”莫队长道。

一听说是丁明,柳青立即叫上张小军何亮来到事故现场。莫队长高大结实,大概有四十余岁,像一个摔跤手,一对单眼皮的小眼睛,与他长方的脸型不相配。他见柳青等人来了立即过来打招呼。柳青问他道;“人在哪里?”莫队长用手向公路下面的水库坝上指道;“在坝子上。”三人顺着莫队长指的地方望去,见下面不远处的水坝上有一个装尸袋,三人在莫队长带领下,顺着斜坡向坝子走去。

“怎么发现的?”柳青边走边问走在他前面的莫队长道。

“一个钓鱼爱好者早晨来这里钓鱼,他看见有一辆车栽进水里。”莫队长用手指道;“你看那里。”向他指的地方看过去,透过清澈的水能够看到水下一部白色轿车的尾部。

“这个钓鱼人认为一定是出了交通事故,于是给我们打电话报案。”莫队长道;“我们来后马上进行打捞,但人早死了,看样子已经死了两三天了。我们对尸体进行了查看,发现他后脑勺有一伤痕,我估计他的死不是翻车后淹死的,可能另有蹊跷,于是打电话叫你这个大侦探过来看看。”说话间四人已经来到放在坝子上的装尸袋前,何亮蹲下身子打开装尸袋,见里面装着一具男尸,脸已经浮肿变形了。他将尸体侧过去,用手拨开湿润的头发,见后脑勺有一比瓶口稍大,呈圆形青紫色的创伤。

“就是这个创伤?”柳青问莫队长道。

“嗯。”莫队长答道。

“他证件呢?”柳青道。

“小陈!”莫队长向站在不远处的一名交警喊道;“把他的驾照拿来。”这名姓陈的交警跑过来从包里拿出一个装着一本驾照的塑料袋递给莫队长,莫队长随手交给柳青道;“这是从他身上找到的。”柳青接过塑料袋拿出驾照翻开看到;丁明的相片和名字都在上面。他拿着驾照上照片与尸体对照了一下,然后对莫队长道;“尸体交给我们处理,打捞车子的事还有劳你,咱们这是分工合作。”莫队长笑道;“你老弟就怕吃亏。”

“何亮,你在这里陪着莫队长把车子打捞上来,注意有没有新情况。”柳青对何亮道。

“是。”何亮回答道。

这里是一个人工修筑的小型水库,名叫牛坝子水库,其用途是浇灌农田,离市区边缘有两公里的距离。一条公路沿着水库东岸山坡蜿蜒向上,两岸没有住户,来往的车辆也不多。轿车坠落的地方就在公路下面,那里是坡道,有车轮的压痕。柳青等人察看了轿车坠落的地方和周围情况后,跟着前来运尸体的车回到局里。

 

 (未完待续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