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情变(三)(原创)  

2011-06-27 08:01: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变

启方

第三章、情变

“张老板,你在外面认识的人多,能不能给我家孩子他爸找个事干?”袁芳对她们张老板道。

“你家老公想干啥?”张老板问道。

“只要能挣钱,干啥都行。”袁芳道。

“找大钱的事不少,只看你老公敢不敢干。”张老板道。

“啥事?”袁芳问道。

“卖毒品。”张老板道。

“干这种事你就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袁芳道。

“还有就是一夜能让人暴富的。”张老板道。

“你不会说去抢银行吧?”袁芳道。

“呵呵,让你猜对了。你脑子还挺灵活。”张老板夸奖道。

“老板,我说的是真的,你能不能帮忙找个事做。”袁芳道。

“你老公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有啥手艺没有?”张老板道。

“初中毕业,啥手艺也没有,有的是力气。”袁芳道。

“我看你人不错,咋找这种老公?”张老板道。见袁芳不高兴的样子,忙道;“玩笑话你别生气。你说的事我找人问问,找不到你不要说我不给你帮忙,找到你家老公满意的,你和你老公要请客。”

“没问题,我叫他买上十斤八斤烧酒,管你酒肉饭饱。”袁芳道。

“这年头喝酒要喝高档的,进馆子要上档次的。”张老板道;“没有好烟好酒可不行。”

“没问题,等他找到钱了,我们慢慢感谢你。”袁芳道。

“和你说笑话。”张老板道;“明天我给你问一下。”

过了两天张老板对袁芳道;“小袁,我这个客你请定了。”

“老板,你找到了,太感谢你了。”袁芳道。

“我有一个熟人,开了一家物流公司。他看在我这个老熟人的面上,答应为我安排个人在他那里。”

“是干啥?”袁芳道。

“搬运工,每天将货物从车上搬上搬下,月工作1200元。”张老板道。

“活累人不?”袁芳道。

“不累人家会开这么多工资。”张老板道。

“太累了我是怕他干不了。”袁芳道。
“不过你也不别为他担心。”张老板道;“我了解了一下,他们装卸货物不是每天从早装到黑,一天也就是一两车货,没有就耍,工资一分不少。”
“老板,真是麻烦你了。”袁芳道。

“你别说麻烦不麻烦的,”张老板道;“你叫你老公后天来,我带他去看看。他能干这活你就请客,别的不说,七八百一瓶的茅台酒就行了。”

“你这是要他命啰。”袁芳道。

“他命我不敢要,他媳妇我到是想要。”张老板笑道。

物流公司是一个大公司设在县城的一个分公司。公司里只有四个人;老板、一名女管理,白树金和另外一名搬运工。公司装卸的大都是买卖的小商品,大件笨重的货不多。每天按时上下班,有事就忙,没事在公司耍。白树金对这份工作比较满意。袁芳见他没有说啥,心里也高兴。她心里盘算着;现在两个人每月的工资加在一起有两千,除去一家人的开支,紧一点每月存上八百千把是可能的,一年下来也有万把快钱。一年一万十年就是十万,干它二三十年,到那时就不愁没钱了。

服装店的张老板对人和气,金玉娇不在店里的时候,他就和袁芳套近乎,问这问那一副关心的样子。刚开始袁芳不以为然,认为老板关心他的职工,是希望职工好好为他工作,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时间长了,凭女人的直觉,她隐隐感到张老板的关心是对她有所求。她不知道他求她什么,她也不想知道,表面上应付着他。张老板见袁芳对自己的关心没有反感,渐渐打消了先前的顾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由先前的关心体贴到小恩小惠。他有时请袁芳小吃,还将店里的两件袁芳穿着合身的衣服送给她。袁芳推辞不要,他道;“这种款式的衣服多了也不好卖,你穿着好看,就当给店里打广告。”袁芳不好再推辞。

那天是袁芳上晚班,九点钟是服装店关门的时候。袁芳正要关门回家休息,张老板来了,袁芳闻到他嘴里散发出酒气。张老板道;“妹子,今晚有生意没有?”袁芳道;“卖了两套。”“好,你辛苦了。”张老板道;“你把门关了,我有话对你说。”“嗯。”袁芳答应着转身关了店门,张老板从后面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股酒气直熏人。

“老板,不要这样,别人知道了不好。”袁芳道,想从他怀里挣脱,但她力量弱无法拒绝他有力的拥抱。

“芳,哥对你咋样?哥是真心喜欢你。”张老板道;“只要你依了哥,我包你找大钱吃好的穿好的。你守着你那穷光蛋老公有啥好。”说着用嘴亲她把她压在地上,手在她身上乱摸,解她衣裳。她有气无力地道;“你放开我。”

那晚上她失眠了,店里发生的事情让她难以入眠。袁芳生长在山区,那地方比白树金家偏僻条件还差。父母封建传统,袁芳初中毕业后想跟着几个姐妹外出打工,父母不同意,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到外面能干啥,外面坏人多你不害怕我们害怕,好好在家呆着。她听从父母的意见,在家跟着父母做农活。十八九岁的时候,经人介绍嫁给了白树金。从当姑娘到现在,除了自己的老公外,还没有别的男人碰过她。今晚发生的事让她心有余悸,她怨自己为啥不大声呼喊,让张老板轻易得逞。如果现在去告发他,以后自己没脸见人。再说张老板平时对自己好,是他喝多了酒一时冲动才做出这种事。她心里非常害怕,她不知道这事让老公知道了是啥结果。她想到这里下意识地瞟一眼身边沉睡的老公,她感到他那均匀的鼾声让她心烦。张老板说的话不错,守着这样的老公一辈子受穷。张老板虽说年纪大,比老公体贴自己,人家要啥有啥。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生米煮成熟饭,自己不说没有人知道,又何必张扬出去让人闲话,她打定主意将事情隐瞒下来。

俗话说;沾了腥的猫忘不了腥味。张老板见袁芳没有把事情张扬出去,心里不在有所顾忌,想着法子与袁芳行偷欢之事。事过几次后,袁芳心里没有了惶恐不安,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偷情的欢愉。

白树金成天忙着公司的事情,当然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戴了绿帽子。不过时间长了,再粗心的男人对身边的事还是有所察觉。他感到妻子比以前爱穿着打扮了,而且时常很晚才回家。他也看到那些从乡下进城来的女人,有条件后也跟着城里的女人赶时髦。天下女人哪一个不爱美,何况经妻子的细心打扮后,妻子更加好看,他心里也甜滋滋的。至于妻子时常很晚才回家,他想一定是老板临时安排或她有其它的事情,也没有往其它方面想。

直到现在他对妻子和张老板的事也是听别人说,是真是假他也不清楚。妻子有一天晚上回来时,头发蓬乱,脸上有被人抓伤的痕迹。回来进屋用被子蒙头躺在床上,白树金问她她也不理。从此妻子就没有去服装店上班,白树金问她为啥不去上班,她没好气地道;“不想去就不去。”后来才听人说妻子的闲言闲语,白树金才知道事情的大概。那天晚上妻子和张老板的老婆发生抓斗,张老板的老婆说妻子勾引她老公。人家对他说的含糊,具体情况他不清楚。他知道这事后想向妻子问过明白,又担心只凭张老板老婆的一面之词错怪了妻子。转念一想,即使有这么会事又咋样?打她一顿然后离婚。没有的事打她会伤害夫妻关系,离婚这事他从没有想过。因此,对这事他宁愿相信无不愿信其有。不过,联系到这段时间妻子的变化,他心里不平静。

原来,张老板在家乡也开有服装店,店里的一起事务由他老婆管理。他嫌他老婆管得紧,想方设法来这里开了这家分店。袁芳那天晚上下班之后来到张老板的租房,两人正在寻欢,张老板的老婆突然闯进屋,将他两人抓了现场。两个女人在屋里抓打起来,袁芳年轻气盛不甘示弱,张老板的老婆蛮横不饶人。让袁芳气愤的是;两人在屋里纠缠难分高下时,张老板却帮她老婆的忙,让他老婆占了上风自己吃了亏。这时她才真正明白,张老板不是真的喜欢她,而是把她当作排解寂寞的玩物。以往他那些花言巧语、殷勤关怀只不过是为她精心编织的迷网,就等着让她钻,让她迷失自己而成为他的情感俘虏。张老板的老婆抓伤的是她的脸,而张老板则深深地伤透了她的心。

这件事情发生后的几天里,袁芳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啥事也不想干。她心情烦躁看什么都不顺眼,她现在看着这屋子实在是简陋寒酸,还不如有钱人家的狗窝。老公比起人家有本事的男人来,简直没法比。她心里感到空虚失落,只有乖巧的女儿能给她以慰藉。白树金看着妻子不高兴,知道她心里烦不与她较真,她说啥都依着她。他感到妻子变了,不在是以前的那个妻子了。在他看来,妻子变得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一心想着找大钱,又不想一想自己家里的情况。俗话说人不经商不富,家里哪来钱做生意,在说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万一赔了咋办。两个人给别人打打工,慢慢会积攒些钱,哪有一锄挖个金娃娃那样的好事。妻子心情不好就向他唠叨,他默默地忍受着,有时到表哥夏林那里喝烧酒说说心里话。

“我看你愁着个脸,有啥不高兴的事?”夏林问他道。

“你表妹没有在服装店干了,在家里烦了就爱唠叨。”白树金道。

“也许是闲着无聊心情不好。”夏林道。

“哪晓得。”白树金道。

“再给她找个事干就好了。”夏林道。

“在哪里找?”白树金道。

“昨天老板对我说,我们这里做饭的大姐家丈夫生病了,她要回去照顾丈夫,需要一个做饭的人,让我给介绍一个。”夏林道;“你跟表妹说说,如果她愿意来我们这里,回头我给老板说。”

“多少钱一个月?”白树金道。

“八百包吃。”夏林道。

“我跟她说说看她来不。”白树金道。

 

(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