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情变(二)(原创)  

2011-06-22 09:51:1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变

启方

第二章、家庭计划

今春的气候比往年暖和,桃树的枝桠上早早地冒出了红芽儿。在还没有完全复苏的山野,庄稼地里的油菜花一片一片地格外引人注目。春风轻轻舞起妻子乌黑的秀发,看着妻子匀称的身材,像小鸟一样欢快的女儿,白树金心里喜滋滋的。一个冬天呆在山里,妻子心里早已闲不住了,今天吃了早饭就催着父女俩往县城赶。三人前前后后走在曲折的山路上,小鸟从这片树林飞到那片树林,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儿。女儿从路上拣起石子向路边的树林里扔去,以此吓唬那些小鸟。白树金嘴里不时发出鸟一样的叫声,与鸟唱鸣。妻子袁芳没有父女俩这样的闲情,催着两人往前走。

“你急啥。”白树金对妻子道;“今天好歹是一天,急着去能干啥?”

“瞧你做事慢腾腾的样子。”妻子埋怨道;“早点回去把屋子收拾干净,也好安排别的事。”

白树金没有再说啥,默默地走在妻子身后。他和妻子的想法不一样,妻子想的是尽快去城里找个工作,因为到了三月份后,各个商家开始正常生产营业急需要人,如果去晚了就难找到适应的工作。白树金则还没有从春节愉快的、让人懒散的氛围里走出来。他想人的一生能过上春节期间的日子,有吃的有玩的自由自在,什么都不想多好。

“今年我们要好好的打算一下,争取能多攒点钱,把我们家房子修补一下。”妻子道。

“钱哪个不想找,要慢慢来。”白树金道。

“你要慢到哪个时候?”妻子不满道;“你看长林家两口子出去打工两三年,回来房子又加盖了一层。”

“人家有手艺运气好有办法。”白树金道。

“我们不是和别人家比,也要想办法。”妻子道;“如果别的地方好找钱,我们也可以去。”

“到时候再说。”白树金道。

回到县城的租房,袁芳把家收拾干净,将女儿送到一家幼儿园读学前班,家里的一切事情安排好后,便一心想着找事做。她向她认识的人打听,看有没有适合自己做的事。听说环管部门要招环卫工人,负责打扫街道卫生,月工资600元。她为自己报了名。从报名的地方出来,一位年纪大约三十七、八岁,和她一起来报名的女人对她道;“妹子,你也来报名?”“嗯,”袁芳应道。

“不是我当大姐的说你,”那女人道;“我要是像你这样年轻,身材好,模样也还标致,我才不来干这种被人瞧不起的活。”

“我以前啥也没有干过。”袁芳道;“不知道还能干啥?”

“我来这里前看到一家卖品牌服装的商店正在招人,月工资800元。比干这个干净轻松多了。”那女人道。

“大姐报名没有?”袁芳问道。

“我老了,人家要二十五岁以下的。”那女人道。

“不知道像我这样的行不行?”袁芳道。

“那要问老板,老板说你行你就行。”那女人道;“走,我带你去看看,说不定还真被他相中了。”

袁芳和那女人来到那家服装店,一位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瘦高个男人,眯着一双单眼皮小眼睛,从头到脚前后左右的端详袁芳后道;“你明天来,先上两天班看看。”

第二天一早袁芳来到服装店,一位年轻姑娘和那瘦高个男人已经开门营业。瘦高个男人见袁芳来了招呼道;“你两个都过来。”袁芳和那位姑娘来到瘦高个面前,瘦高个道;“来,我们大家介绍一下。我姓张,以后你们叫我张哥、老板都行。她叫金玉娇,她姓袁,叫什么?”见张老板记不起自己名字,袁芳道;“我叫袁芳。”“这名字好。”张老板道;“以后你两个在一起上班。我们店刚开始营业,大家辛苦一点。”接着他向两位介绍店里的规定和要求以及需要主意的事项,然后离开服装店。一个星期的试用期后,袁芳和金玉娇被服装店正式聘用。

袁芳自己的工作算落实了,白树金却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先前那个工地包工头捎话叫他去,他打定主意再不去干那种有一天没有一天断奶的活。他现在想找一份比较稳定,工资高一点的事干。两人都没有找到工作前,他心里还有些着急。一家人呆在城里,一天的吃喝拉撒哪一样不需要钱。现在见妻子有事干了,他心里比先前踏实,找事做也不着急了。白树金与他这种年纪的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安于现状,不图上劲。他的行为和心里想的不相符。他也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看见身边的人找了钱心痒痒的有些嫉妒,自己又不愿多动脑子想想办法。他现在这样子,与他的家庭条件和长期养成的懒散习惯不无关系。白树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又是独子。他是父母的宝贝,三个姐姐从小就让着他。袁芳当初嫁给他,一是图他伙子,二是图他土地宽。按照农村的习惯,三个姐姐嫁出去后,其名下的土地自然而然归娘家,这些土地最后也就在白树金名下。白树金结婚后,父母见他懒散仍然依靠二老,就把小两口一家分了出来,把大部分土地给他们做,二老只留下一部分土地自己劳作以维持生计。这样一来白树金才感到家庭的压力,比以前勤快了。但每年只是把大小季农活做了就完事,不曾想到外面打工挣钱。这两年到城里来打工,都是耳朵结了茧子听不起妻子唠叨,实在是无奈之举。

“这样闲着不是办法。”妻子道。

“你有啥办法?”白树金道。

“我有啥办法。”妻子道;“明天我问问我们张老板,他见多识广,看他能不能想个办法。”

 

(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