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魂(四十五)(原创)  

2011-06-11 07:19:0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方

四十五、没有完的故事

我走进客厅,看见一位头披短发,身着红色旗袍的女士面窗站立。她听见开门声转过身来时,我非常惊喜。原来这位自称是我老熟人的女士不是别人,是我先前的领导范红英。

“小范,啥时候到的?”我道。

“老王,没有想到我会来这里吧?”她反问我道。

“没有,万万没有想到。”我道。

“上级给你交代过我来这里的目的没有?”她明知故问道。

“上级指示我配合一位女同志工作,没有想到是你。”我道。

“上级先是派另一位女同志来的,后来考虑到我们是老搭档,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决定派我来与你合作。”她道。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道;“有你领导大家,工作一定顺利。”

“上级要我们扮为假夫妻,你有啥意见没有?”她道。

“这是组织为工作考虑,我服从上级的安排。”我道;“只是让人一时不适应。”

“老王,你现在是这家布匹店的掌柜。一个掌柜家里没有妻子,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们对外是夫妻,私下里我们是兄妹关系。”她道;“你不要有啥顾虑,在外人面前我们要像恩爱夫妻那样,这样不会让人怀疑。”

“我和你现在就像戏里的戏子。”我道;“你放心,我一定配合你演好这台戏。”

“我以前也和别人扮过假夫妻,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她道。

从此,我和范红英就以夫妻的名义在茂林开展秘密抗日工作。在我们相处的时间里,我从她那里学到许多对敌斗争经验,在革命斗争中逐渐成熟,她是我的良师益友。

日军在茂林驻守有三个中队,五百余人,由一个名叫松本一郎的日本军官统一指挥。有一个伪军营,营长叫申树友。日军里有一个名叫吉野山雄的中队长,爱上了城里“铃木会所”的千金铃木枝子。日本商人铃木在茂林开设了“铃木会所”,主要经营洗浴,也兼做一些日货生意。铃木枝子喜欢中国布料上的花纹图案,时常到我们店里来观赏,看到她喜欢的就买回家去。吉野山雄投其所好,常陪她到我们店里来,一来二往大家就熟悉了。我们主动接近敌人,与敌人周旋就是要了解敌人的动向,尽可能掌握他们的秘密情报。我们表面上与日本鬼子亲近,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汉奸,是没有骨气的中国人。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有时我们也请他们到家里来或是去茶楼喝茶。那天我们到茶楼喝茶被货郎张宝看见,因此让他产生了误会。 

在驻守茂林的日伪军里,吉野山雄和申树友两人因喜欢中国书画比较投缘。两人常在一起交流,铃木枝子因与吉野的关系认识了申树友之妻范氏。范氏和申树友是由父母包办的婚姻。范氏虽然没有文化,却能剪一手漂亮的窗花图案,受铃木枝子喜欢,两人成了好友。我们了解到申树友是安徽桐城人,范红英与他是老乡。我们因铃木枝子的关系认识了申树友夫妻,范红英与其妻姐妹相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申树友是随其团长投靠日本人的,投靠日本人并非他本意。他是团长一手栽培起来的,他对团长心存感恩,在团长面前一向言听计从。申树友投靠日本人后,亲眼见日本鬼子的恶行,日本人没有把他们当人对待,心中对日本人早有不满。只要我们对他做好策反工作,是可以把他争取过来的。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了解,范红英认为条件成熟,在适当的时候向申树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申树友对他这个老乡是一名地下抗日人员没有感到惊奇,而是语气平和地道;“我猜想你有来头。你不怕我把你交给日本人?”

“我们知道你是一位有骨气的中国人,也了解你的为人。”范红英道。

“我欣赏你的胆识和勇气。”申树友道;“你们找我一定有所求。”

“我们需要你的配合,希望你加人到抗日的行列来。”范红英道。

“这事关重大。”申树友道;“你容我想想。”

“我们相信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希望你尽快弃暗投明。”范红英道;“你考虑后我会与你联系。”

为了防止申树友临时变故,在范红英与申树友表明身份之前,征得组织的同意,我们做好了预防措施,关闭了布匹店,对外称缺货源。我和小赵小林撤回根据地,暂时留下范红英与申树友联系。申树友经过慎重考虑后,同意与我们合作,策反工作取得预期的成功,范红英奉命回到根据地。我方的意图是;在我军择机攻打茂林时,申树友部趁机倒戈,里应外合一举消灭驻茂林日军。通过秘密情报渠道获悉;驻茂林的日军一个中队被调去执行军火护送任务。我方认为消灭茂林日军的时机已经成熟,立即组织兵力准备攻打茂林。上级派范红英与申树友联系,商议申树友部起义投诚、里应外合配合我军消灭日军之事。

范红英来到申树友家,说明了我方的意图和目的,申树友表示服从我方指挥。

原以为起义投诚的事能顺利,不成想出现了意外情况。正当范红英向申树友传达我方对其部起义投诚攻打茂林的具体计划时,门外传来一声喝问;“成副官你干啥?站住,不许动,进屋去。”随即门被人推开,两人看着申树友的警卫连长孟海用枪押着成副官进屋来。

“孟连长,咋回事?”申树友问孟海道。

“报告营长,他在外面偷听。”孟海道。

“成副官,你为啥要偷听?”申树友严肃道。

“没有,我正准备回去。”成副官道。

“你还不承认,”孟海道;“营长,我都注意他一会了。”

“孟连长,把他的枪下了。”申树友命令孟海道。

“是。”孟海回答着,欲上前下成副官的枪。成副官突然窜到范红英跟前,迅速用枪对着范红英的头喊道;“都不许动,要不我打死她。”

“成副官,你想干啥?”申树友怒道。

“营长,你不要难为我。”成副官道;“我只想她和我走一趟。”说着他押着范红英走到门边,范红英看他不留神时双手用力拉下他拿枪的手,这时枪响了,随即孟海的枪也响了,范红英和成副官先后倒在地上。成副官当即毙命,范红英身负重伤。申树友叫来卫生员为她简单包扎,她醒过来后示意申树友要卫生员和孟海离开房间,她有话要说。孟海见她伤势不轻,握着她的手道;“家里人,我是海龙飞。”她听了孟海的话惊喜道;“你就是海龙飞?”孟海道;“我就是海龙飞。”孟海是我方潜伏人员,化名“海龙飞”。他的任务是打入敌人内部,获取重要情报,协助策反伪军工作,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身份。范红英此次来时,有关领导告诉她,有一个化名“海龙飞”的人是自己同志,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他会帮助她。

“同志,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范红英对申树友道;“申营长,他是我们的同志,起义的事他可以协助你,一切按计划执行。”又对孟海道;“为了确保起义的成功和申营长家人的安全,后天我方要派部分人员安插进来。这里的事就全靠你们了。”

说到这里王富文眼眶湿润,用手揉了揉眼睛道;“范红英为了打败日本鬼子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消灭了茂林的鬼子后,我们将她埋在茂林最高的山上,让她能看得远远的。”屋子里又是一阵沉默,大家沉浸在王富文讲述的故事里。

“你们几个不要没完没了的缠着你大伯讲故事。”小翠对那几个后生道;“快吃晚饭了,听故事填不饱肚子,我可没有打你们的米。”

“天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赵大伯道。

“大伯,我是说他们几个呢。”小翠道;“等你们的良涛哥来了,我叫他给你们讲过够。”

“他大伯,良涛还在?”赵大伯问王富文道。

“嗯。”王富文道。

“大伯,你见到良涛哥了。”狗仔道。

“没有。”王富文道。

“那你咋知道他还在?”狗仔道。

“我是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他的。”王富文道;“上面有八路军接受日本鬼子投降的报道,照片里有他。”

“政府不是说他光荣了吗?”狗仔的爹道。

“我看到照片后通过组织关系与他联系上。那次在余梁和鬼子的遭遇战,良涛们的部队却是处境危险,是八路军的一部为他们解了围,打退鬼子后救了他们几个,他们几个后来都参加了八路军。鬼子投降时,良涛已经是八路军的一名营长。他和鬼子是真枪实弹的干,他的故事比我的精彩。”

“不知道良涛哥啥时候回来?”一位后生道。

“走,别在这里缠着不走。”赵大伯对后生道;“你良涛哥回来了不就知道了。”

大伙离开了小翠家,木牛的爹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从娘家刚回来的木牛媳妇问他道;“小翠她爸回来了?”

“嗯。”木牛的爹喉咙里应道。

“那你问问木牛的事没有?”木牛媳妇道。木牛的爹没有回答她,大口地吸烟叶。他去小翠家就是想问问王富文知不知道木牛的情况,知道王富文他们是打国军的后,他就不好问了。

“你不问我去问。”木牛媳妇说着就要出门去。

“你回来。”木牛的爹叫住她道;“明天问也不迟,今天就不要打搅别人了。”

王富文的回来,让木牛媳妇一夜难入睡。她想知道日本鬼子都投降这么多年了,木牛为啥没有音信?平时里大家成天呆在家里没有个问处,小翠她爸从外面回来,是见过世面的人,不管他知不知道,问一下心里踏实一些。她打定主意明天问一下小翠她爸,或许能得到一点木牛的消息。第二天天蒙蒙亮,木牛媳妇就往小翠家里去。在路上她想到小翠她爸恐怕还没有起床,这么早地去打扰不好。又怕小翠她爸去了县城,便来到从小翠家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上等。王富文因县里有事,一大早就和与他同来的人往县城里赶。木牛媳妇见着两个带枪的人从小翠家出来向她这里走过来,向着年老的那位喊道;“大伯,大伯。”

“你是?”王富文不认识木牛媳妇。

“大伯,我是木牛的媳妇。”木牛媳妇道。

“哦,你找我有啥事?”王富文道。

“大伯你知不知道,我家木牛当兵打日本鬼子,为啥到现在没有回来?你听到他一点消息没有?”木牛媳妇问道。王富文看着她迫切的样子,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好。他估计像木牛这种情况有几种可能;一是木牛已战死沙场,二是跟着他的部队去了台湾或是别的地方。还有就是投诚过来,因为战事忙一时没有消息。他没有向她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安慰她道;“你不要急,你家木牛会很快回来的。”

王富文和与他同来的人向县城走去,不经意间回头望时,见木牛媳妇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完)

(此小说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