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魂(四十一)(原创)  

2011-05-25 07:09:2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方

四十一、有惊无险

我惶恐不安地躲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来到位于城东的“集善堂药铺”。进门后一个年轻的伙计上前招呼道;“请问先生,您买啥药?”我道;“我要见你们掌柜的,我有药要卖给你们。”他道;“请先生稍等片刻,我去告诉掌柜的。”他进里间不久,一位中等个子、戴着一副眼镜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后走出来。中年男子问我道;“是先生找我?”我照老同学穆方胜教我的与他对话完后,他客气地对我道;“先生里面请。”我跟着他走进里间来到天井,再进一道门上了楼,他热情地与我握手道;“欢迎你,同志。”他这样称呼我,我感到莫名其妙,我以笑作答。他为我倒了一杯茶,坐在我对面关切地问道;“周波同志好吗?”

“我不认识周波。”我道。

“你不认识周波?”他面露惊奇,警觉起来。

“我真的不认识周波这人。”我道。他听了我的回答,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迅速从兜里拿出一支短枪对着我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别误会。”我慌忙解释道;“是穆方胜叫我来的。”

“穆方胜是谁?”他反问我道。

“是这里的一位教书先生。你们不认识?”我道。原来穆方胜与他并不相识,这让我陷入尴尬的境地,不知道怎样向他解释清楚,消除他对我的误会。

“别动,面向墙壁站好。”他向我命令道;“不老实我一枪要你命。”我照他说的面向墙壁站好,他从后面对我搜身。什么也没有搜到,从他嘴里发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口哨声刚落,我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有人上楼来了。

“把他捆起来。”掌柜向来人命令道。不由我分说,我被两人按倒在地,被绳索捆个结实,嘴里塞了一块毛巾。

“玉柱,你去准备好,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掌柜命令那个叫玉柱的伙计道;“打出危险信号,告诉联络人。”然后对我道;“你要听我们的,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

我被他们带离“集善药铺”,乘上一辆有篷的马车,顺利地通过了鬼子的岗哨向城外去。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在一处树林里下了车。而后我被蒙上眼睛,不知道将被他们带到何处。在山路上走了一段时间后停下来,有人为我解下眼睛上的蒙布,我才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山洞里,面对两个腰间别着枪的人。他们表情严肃,目光犀利地直视着我。掌柜向年长的那位耳语后,年长的那位对我道;“老实交待,是谁派你来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不知道他们是土匪还是什么人,心里不免紧张害怕。

“是穆方胜叫我来找你们的。”我道。

“穆方胜是谁?”年长的问道。

“我是他同学。”我道。

“他现在人在哪里?”年长的道。

“昨晚被鬼子抓去了。”我道。我向他们简短地说了我逃难到这里,与穆方胜巧遇以及发生的变故。“鬼子来抓他之前,他要我务必将一个皮箱交给掌柜。”我道。

“啥皮箱?”掌柜问道。

“一个黑色的皮箱,里面有啥我也不清楚。”我道。

“皮箱在哪里?”掌柜问道

“在穆方胜住处的后面房子里,那里没有人住,我把箱子藏在屋后的一堆柴火里。”我道。听我这样说后,掌柜把年长的那位叫到一边轻声细语一阵回来问我道;“你知不知道他住的房子在哪里?”

“我昨天刚到这里,他住的哪个地方叫啥我不清楚。”我道。

“记不记得他住处周围的情况。”掌柜问道。

“周围有许多民居,是木板房子,有一个石头砌的小院落,院落外是一条石板路,房后的一家人逃难走了,房子空着无人住。”我道。

掌柜问我话后立即走出山洞,年长的那位对我道;“在事情没有弄清楚前,只能委屈你一下。”他向洞外喊道;“来人。”随即有一个年轻人拿着枪进来,他命令年轻人道;“把他押下去好好看管起来。”

我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除了看守我的两个人按时给我送饭来外,掌柜他们两天没有来过问我。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心里忐忑不安,焦急地等待掌柜再一次出现,希望他们把事情弄明白,还我个清白。第三天下午掌柜的终于来了,他叫看守的人打开门放我出来。我跟着他走进山洞,先前我见到的年长的和年轻的那两位,没有我第一次见到时的严肃,而是面带笑容地迎接我。年长的那位与我握手道;“对不起,我们误会了你,让你受苦了。”

“这究竟是咋回事?”我问道。三人见我这样问也不作答,而是相视一笑。

“我为你准备了一点水酒,算我们三位给你陪不是。”年长的道。我们四人围着一张方桌坐下,桌上放着酒菜。

“我们这里条件差。”年轻的那位道;“都是朋友,就不讲啥排场了。”

“刚才还是阶下囚,一转眼成了座上宾,把我都弄糊涂了。”我道。

“哈哈,”掌柜的笑道;“你以后会明白的。”

“你是我们的朋友,告诉你也无妨。”年轻的那位道。

“来,先喝了这杯酒。”年长的那位道。

谈话间他们向我透露了一些情况,我对事情的经过才有所了解,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我。究其原因,待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此小说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