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魂(十四)(原创)  

2010-10-26 10:04: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魂(原创)

      启方

十四、诚实的人

一场大雨过后,山林就像一把巨大的水壶集满了水,然后顺着大小的沟壑向山下流去。山下的田地里、低洼处积满了水,像面面形状不一的镜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透明耀眼。在水源不充足的山村,春耕时节的一场透雨,田地里灌满了水,山里的农家就要抓紧时间犁田栽秧。

小翠的娘一早起来收拾妥当后,对女儿小翠吩咐道;“小翠,你今天上了课早点回来。娘现在去叫张大叔这两天把我们家的田犁了,寨子里好多人家的田都犁了,我们家的不能耽搁了。”吩咐女儿后便径直向张大叔家走去。

张大叔家在后山,小翠的娘要经过自己的那几亩水田,过一溜田地才到张大叔家。她家的田地以前都是请张大叔犁的,她对他家已就熟悉。张大叔快五十了,人长的敦实。年轻时从湖南流落到这里,据他说是父母死的早无依无靠,但具体的情况大家也不清楚。大家看他人老实勤快,又不在乎工钱多少,哪家有什么活儿需要人手的都乐意请他,他就靠给人家打临工过日子。他对人和气诚恳,赢得了村民的信任,后经人撮合在刘家做了上门女婿。但岳父家也不是富裕的人家,他依然像以前那样,哪家有事请他就去。

小翠她娘一路走到自家的田地时,看到自己家的田地已经被人耕好了。她心里纳闷,自己还没有请张大叔,也没有请别的人,是谁背地里把田犁了?她想一定是张大叔。她来到张大叔家想问个明白,但他家房门紧闭。她满腹疑问地往回走,半路上遇见往家走的邓大娘,随便说到自家田地的事,邓大娘道;“我昨天一早回娘家经过你家田地时,看见张大叔正在给你家犁田,我当是你们请他的。”

吃了中午饭,母亲从箱子里拿出两个大洋对小翠道;“你把这钱给你张大叔送去,今年的农活又要麻烦他家帮忙了。”小翠去了张大叔家,不久回来后对母亲道;“大叔说你爸不在家,你们家目前有难事,我不过出点力气。在说你们家的田不是我一个人犁的,还有春娃两兄弟呢。他说什么也不肯收下,我把钱放在他家桌上就回来了。”过不一会儿,张大叔家幺姑娘来了,她把钱放在桌上对小翠的娘道;“大娘,我爸说了,这钱您先留着,等大叔回来了再说。”说完转身就走,小翠的娘忙叫住她,她一溜烟地跑了,头上的两条小辨不停地摆动着。

“大叔是诚心不要的。”小翠道。

“小翠,你一会儿给你春娃哥家撮一升包谷去喂牛,不要亏了养生。”母亲对小翠道。

“我才不去呢。”小翠道。

“为啥?”母亲问道。

“也不知道为啥,这么久春娃好像有意躲着我。”小翠嘀咕道。

“你就不想问问他?”母亲提醒她道。

吃过晚饭小翠去了春娃家,春娃的母亲正在院子里喂鸡。小翠进门就喊道;“大娘。”春娃的母亲见她来了,满脸欢喜地道;“是小翠啊,好久没到家里来了。”

“我娘叫我给你们拿点包谷来喂牛。”小翠道。

“你娘想得真周到。”春娃的母亲从她手里接过包谷道。

“春娃哥呢?”

“春娃!你小翠妹妹来了。”春娃的母亲向屋里喊道,没有听到春娃的回话,对小翠道;“你去屋里看看。”

小翠走进春娃屋里,见他用被子蒙着躺在床上,上前揭开被子生气地道;“你啥意思?”春娃忙坐起来,低着头也不说话。

“你说,为啥躲着我?”小翠问道。

“我。”春娃支吾道。

“我啥,你说呀。”

“小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家。”春娃一脸的懊悔道。

“你有啥对不起我们的?”小翠不解地问道。魂(十四)(原创) - 启方20088 - 启方20088的博客

“你哥的事。”

“我哥什么事?”

“当兵的事。”

“与你有啥关系?”

“涛哥回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他已经当兵了。”

“你为啥不早说?”小翠埋怨道。

“涛哥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春娃道。

“你这样听他话,他叫你不说就不说。”

“如果我告诉你爸和娘,也许就不会······”春娃后悔道。小翠想,他的话也有道理。当初如果爸和娘知道哥当兵的事,他们一定会阻止哥的,哥也就不会牺牲,爸也不会出远门了。她想到这里,很生气地转身就要往外走。春娃起身拉住他道;“小翠,我没有想到涛哥会······”

“你放手。”

“再说涛哥那脾气,认准的事谁能叫他回头?”春娃一脸哀求的样子道。他在努力为自己因对朋友的忠诚而造成的后果辩解,他要让她相信自己不是故意的、谁也无能为力的。小翠转念一想;是啊,这事也不能全怪春娃。我哥那脾气,爸和娘知道了也不一定能说服他。春娃见她比先前平和些,进而讨好道;“翠,你和大娘放心,大叔不在家,你们家的农活我们家包了。今年的秧苗我们也栽得有多的,你回去告诉你娘,就不要栽秧苗了。”见她依然不语,春娃求她道;“翠,你原谅我吧。这事我怕说出来对不起涛哥,我就······”

“你就是个木头脑袋。”小翠说道,自己忍不住笑了。

“你原谅我了?”

“谁说原谅你了。”

夜色已经笼罩田野,屋子里没有点灯,两人在黑暗里相对而坐。沉默稍许,春娃用商量的口气道;“我娘说收了大季就把咱俩的事办了,你娘有啥意见没有?”

“不行。”小翠道。

“为啥?”

“我想好了,一定要等我爸回来了才办我们的事情。”

“你爸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那要等多久?”春娃不满地道。

“我也说不清楚。你等不到了?等不到就算了。”说完起身离开,身后传来春娃母亲的喊声;“小翠,不多玩一下就走了?”

 

                   (未完待续)

                 

                 (此小说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