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魂(九)(原创)  

2010-09-18 09:23:5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魂(原创)

启方

九、噩耗

秋天用它无形的刃,剃掉树上的叶。这些可怜的落叶任由秋风吹拂,纷乱地洒落在地上。学生们放学了,王富文和杨老师各自拿一把用细竹枝编成的长扫帚,打扫教室外的落叶。

“富文。”杨老师比王富文大三岁,个头比他矮小消瘦,他平时这样称呼他。“你家良涛来信没有?”杨老师关切地问道。

“去了这么久,才寄一封信回来。说他暂时不回来,要在外面找事做。”王富文答道。

“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书信往来也不容易。”

“是啊,让人牵肠挂肚的。”

“孩子在外,父母担惊受怕。”杨老师叹道。

“他妈常挂念着孩子的安危。”王富文道。

“军阀混战稍平息,日本人又进犯,是国家民族之不幸啊。”

“杨老师,你家杨林写信回来没有?”王富文也关心地问道。

“前段时间来了两封信,近来大概忙了。不过我们也不为他担心,日本人还没有打到他们那里。你说这小日本占领了武汉、南京、广州后,为啥没有继续打?”杨老师道。

“我估计是平型关、台儿庄等战役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一时半会抽不出手来。”

“鬼子遭到重创,真是大快人心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小日本赶出咱中国。”

“我希望今天晚上一觉醒来,日本鬼子就夹着尾巴跑了。”

“我看没有那么容易。”

“不达目的,小日本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必然坚持到底,直到最后胜利。”

打扫干净学校的卫生,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里。吃过晚饭,王富文在昏暗的油灯下批改学生作业,妻子和女儿小翠在一旁忙着针线活。

“涛儿出门又快一年了。”妻子道。

“我说你说点其它的行不,整天唠叨个没完。”王富文责怪妻子道。

“你嫌我啰嗦。我是孩子他娘,我不关心他谁关心他?”妻子争辩道;“我是说孩子也该成家了,咱们小翠也不小了。我盼着涛儿和谭娟姑娘早点回来,我们把婚事给他俩办了。”

“是啊,我们像他们这个年纪已经结婚了。”王富文赞同道。

“孩子他爸,我看春娃这孩子诚实可靠,人也勤快。我们小翠跟着他让人放心,只是家底差些。”妻子道。

“人重要的是人品,穷是可以改变的。”

“爸,你同意了?”小翠问道。

“啥同意不同意的,我没有这样说。”王富文打趣道。

“人家说正经的,就你不正经。”妻子埋怨道。

“先把你哥的婚事办了,你的事过后在说。”

“富文。”有人在屋外喊道。小翠起身开门,是邻家周大伯。

“大伯,进屋里坐。”小翠道。

“不坐了,你爸在不在。富文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周大伯道。王富文应声来到门外,热情地对周大伯道;“他大伯来了,快请屋里坐。”

魂(九)(原创) - 启方20088 - 启方20088的博客

“不坐了。今天我在城里遇到你那位同学,他有事找你,要你明天去他那里。”

送走周大伯,王富文琢磨黄金明为什么事找他。

“你瞎琢磨个啥,明天去了就知道了。”妻子道。

第二天中午王富文来到黄金明那里,还没有坐下他就急切地问黄金明道;“老同学,找我来有啥事?”

“你先别急。”黄金明道。他沏了一杯茶递到王富文手里,王富文接过茶放在桌上说道;“是不是涛儿的事?”

“嗯。”黄金明面色凝重,欲言又止。

“涛儿来信了?”王富文问道。黄金明没有立即回答他,起身走到文件柜,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他从信封里拿出一支黑色的钢笔和一封信,是写给谭娟的。他一眼就认出这支自来水笔,是他给儿子买的。一种不祥之感顿时注入他全身,他声音有些颤抖地道;“涛儿他怎么了?”

“老同学,你可要······”

“你说呀。”他急切地问道。黄金明悲痛地道;“你家良涛他······”

“他怎么了?”

“在战场上牺牲了。”

“这不可能。”王富文的心像被刀子扎了似的痛,他不相信地否认道;“良涛们的学校迁到西安去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有所不知,你家良涛在七七事变后就参军了。他没有对你们说实话,大概是怕你们为他担心。”黄金明道。王富文沉默不语,悲伤地看着儿子留下的遗物。

“他的这两件遗物是从部队转过来的。”黄金明道;“听部队的人说,贤侄所在的连在河北一个叫余梁的地方遭遇鬼子。贤侄是一个排的排长,但负阻击敌人、掩护部队突围的任务。他知道敌我力量悬殊,是捐躯报国的时候。他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他们连长,要他一定把它们交给你们。”黄金明哀叹道;“唉,为了打败日本鬼子,有多少父母失去了自己的亲骨肉。贤侄是好样的,不愧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两人一时沉默不语,屋子里让人窒息般的沉寂。

“良涛他(遗体)在那里?”王富文强忍悲痛道。

“这个······部队里的人没有说。因为当时战斗激烈,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小”

“也就是说,涛儿不一定牺牲了。”王富文仍抱着一线希望地道。

“也有可能。”黄金明宽慰他道:“或许贤侄只是负伤,现在什么地方治疗。”为了安慰他,黄金明往好的方面猜测。王富文把儿子的遗物小心地揣进怀里,恍恍惚惚地走到门外。黄金明在后面道;“富文,你一定要坚强阿。”

 

                                                 (未完待续) 

                                             (此小说严禁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