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软饭(原创)(一)  

2010-07-13 09:29: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软饭(原创)(一)

启方

  胖妹回到平山镇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她走下大巴车没有向家的方向走,而是拐了个弯,径直来到“李记羊肉馆”。她想家中的那个老鬼(她是这样称呼自己老伴的)一人在家很少做饭的,她也懒得动手,准备吃碗羊肉粉就当中午饭。老伴和她都是“李记羊肉馆”的常客,这家的羊肉粉和他俩的口味。平时坐茶馆忘了做饭,他俩就在这里吃碗粉应付过去。久而久之,和老板娘也混熟了。胖姐还没有跨进羊肉馆的门,老板娘荷香就热情和她打招呼。

  “胖姐,好久不见了。听说你到姑娘那里照看外甥去了?你好福气,看你年纪轻轻就当外婆了。”荷香矮胖,一副大嗓门。她比胖妹小七八岁。

 “年轻?这话还轮不到你说。不是老大姐在你面前吹,我年轻时醒事还早点,姑娘都有你大了。”胖妹和荷香开着玩笑,在一张桌前坐下。

 “我哪敢在胖姐面前冒老,大姐真的不出老。”荷香一边奉承着,一边张罗生意。

 “这两天看到我家老鬼没有。”胖妹问道。

 “昨天早晨还在我这里赊了碗粉呢。”荷香答道。

 “这个老鬼”胖妹埋怨道。

  吃了羊肉粉,一同把老伴的赊账付了,胖妹才不慌不忙地朝家里走。她和老伴的家在镇的西门,那里是城乡接合部,是一栋砖混结构的三层楼房,他们住一单元一楼。这套房子五十平方米,光线比较暗,是现在的老伴老杨单位的集资建房。胖妹和老杨的结合,是第二次婚姻。她的第一次婚姻维系了五年时间就破灭了,丈夫不顾年幼的女儿,也不顾她的苦苦哀求,绝情地抛下母子俩,和年轻美貌的情人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沉浸在婚姻破灭的苦痛中。她的前夫和她在同一个厂上班,人长得年轻帅气。她却相貌平平,身材矮小肥胖。在人们的眼里,他俩的结合是上天乱点鸳鸯谱,搞错了对象。而他俩能走进婚姻的殿堂,完全因了她父亲的关系。她父亲是厂里的中层干部,是她前夫的顶头上司,他大概是慑于父亲的权威。后来她父亲没有了职务,他俩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

  和丈夫离婚后,她不是没有再婚的念头,但总是高不成低不就。离婚女人的顾虑也多,最担心的就是怕继父对自己的女儿不好。别看胖妹容貌一般,她有她自己的眼光。她认为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事业心和责任心。像老杨这样的男人,不是她理想的伴侣。老杨今年五十二岁了,比胖妹大五六岁,离婚独居。他俩是牌友。也许两人有着相同的经历,或许怕孤独寂寞,胖妹自己都说不清楚,两人走到了一起。在胖妹看来,老杨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

  女人的内心世界难以琢磨,即使胖妹的前夫对她这样绝情,说心里话,她至今仍然爱她的前夫,她对他恨不起来。都说再婚的人是一个枕头两条心,两个人有各自的顾忌和寄托,对此胖妹有着深刻的体会。胖妹想的是,女儿已经成家,自己已老大不小了,将就着过吧。

  胖妹到女儿家帮助照看外甥已经要两个星期了,她今天回平山镇,一是来领退休金,二是听说他们居住的片区已经规划,很快要拆迁,来了解一下具体的搬迁赔偿情况。

  她来到自己的家门前用手按了两下门铃,见没有人来为她开门,嘴里咕哝着,然后从坤包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股酒味扑鼻而来,心里感到恶心。她想,老杨一人在家又喝闷酒了。“老鬼,老鬼。”她轻声喊到。客厅里没有老杨,她推开卧室的门,老杨还躺在床上。她上前掀开他被子道;“老鬼,都到一点了还在睡。”老杨仍然沉睡似的,没有反应。胖妹看他脸色苍白,用手摸他额头,冰冷的,人已经死了。老杨的突然死亡,胖妹顿时感到惶恐害怕。她立即电话告知老杨的好友老唐,老唐很快来了。按老唐的意思,胖妹一面电话通知老杨的至亲,一面拨打110报警。查清老杨的死亡原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闲话。勘查后初步认定是急病引起死亡。对这个结论,老杨的弟妹没有异议。在老杨的亲友张罗下,老杨的遗体被送到殡仪馆,等他女儿和前妻来后才火化安葬。

  胖妹随同亲友把老杨的遗体送到殡仪馆后,就借故自己头疼回到家里。她把一屋子的灯打开,忙乱地翻找着什么。这样忙乎一阵后,什么也没有找到。她感到有点怪怪的,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老杨会把房产证和那一包大洋藏在哪里呢?老杨这几年靠低保费生活,没有存款,家里值钱的就只有房产证和父母留给他的三十多枚大洋。房产证胖妹没有见过,但她想应该有的。大洋是老杨给她亲眼见的,有孙中山民国的,还有光绪的。她知道在收藏行家眼里,一个大洋值几十、百把块钱甚至更高。她想一定是老杨把这些东西挪了窝,要不怎么找不到呢。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来气。她所在的企业倒闭后,她因从事的是有害工种而得以提前退休。每月退休金不足一千二百元,自己一人用每月还有结余。自从和老杨在一起后,每个月都比较吃紧。她和老杨都没有其它爱好,闲着没事就呆在茶馆里。她玩小牌以打发时间。老杨则大小不论,有钱时玩大点,没钱时就借或向她要,反正不会闲着。像老杨这样的人,按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吃软饭”的。她去女儿家除了照看外甥外,也有离开老杨的想法。她想这几年为他付出也不少,想不到他对自己还是留有一手,又死得这样突然,自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想到这里,她不免为自己而悲伤。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