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侦探小说】欲望无情(十五)(原创)  

2009-10-13 09:01: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侦探小说】欲望无情(原创)

                               启方

                    十五、不只是推理

   在刑侦队会议室里,除了10.11案件的专案干警外,还有两个特别的人,一个是10.11案被怀疑对象蔡明清,另一个是何莉莉的男友王涛,他们是肖林请来的客人。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肖林事先并没有告诉大家的目的。干警们不知道自己的队长葫芦里装的啥药,一头雾水,蔡明清和王涛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肖林望望大家,然后用严肃的口气说道;“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10.11案件疑犯已经被确认。”他话一出口,他家感到惊奇,都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

   “嫌犯是谁?”坐在肖林身边的老杨急切地问道。

   “我们的对手是一个十分狡猾的人。”肖林没有直接回答老杨;“嫌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又不被公安机关怀疑,精心策划了一个瞒天过海的阴谋。”

   “十月四日,在‘红叶山庄’住了一晚,并与死者于五日早晨先后离开的林远和陶斌,自然成为我们的怀疑对象。但是,通过调查,否定了两人作案的嫌疑。”肖林走到蔡明清面前看着他道;“在走访调查中,我们在你家里意外地发现了死者的提包,你说是在案发现场拣到的,但没有人为你证实,于是你就成为我们的重点怀疑对象。”肖林又走到王涛面前;“你是何莉莉的男友,四日你约何莉莉到‘红叶山庄’相聚,你因事而失约,没有和女友相会。第二天一早,你就乘飞机去外地学习。这些情况都有人为你证实,何莉莉在这时被人杀害,你没有作案的时间条件。因此,你不是我们的怀疑对象。嫌犯到底是谁?我们没有掌握有力的物证和新的线索,我们的调查陷入了僵局。”

   “俗话说得好,聪明反被聪明误。嫌犯的一个自作聪明的举动,露出了自己的马脚。”会议室里非常肃静,大家都怀着急切的心情,静静地等待肖林揭开谜底。

   “在谜底揭开之前,我们不妨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对案件的整个过程进行合理的推理分析,以增加谜底的可信度。”肖林慢条斯理地点燃香烟,继续说道;“有人把何莉莉骗到‘红叶山庄’,然后将其推下山崖身亡。”

   “你是说我?”一直沉默无语的王涛道。

   “我并没有说是你,你也别着急,我只是在进行推理分析而已。”肖林望着王涛道;“这也许是一次巧合。何莉莉被嫌犯骗到‘红叶山庄’后,凶手慌称自己一定会到,目的就是要把死者留在那里。因为他知道那里晚了就没有车回来,然后电话告诉死者,他第二天早晨去接她,吩咐她走小路,趁机对其下手。”

   “这个人一定是熟人,而且熟悉那里的环境。”夏军道。肖林面带微笑问蔡明清道;“是你?”见他茫然的表情又道;“当然不是你,因为你和她从不认识。”然后对王涛道;“是你?你和何莉莉走过那条小路,对那里的地形比较了解。但也不能肯定,或者是其他熟人。为了掩人耳目,证明自己没有到‘红叶山庄’的理由和证人,嫌犯又打电话告诉山庄老板娘,要她转告何莉莉,自己没有时间去接何莉莉,让她自己回市里。”说道这里,在座的干警们的目光投向王涛。王涛面色不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说到这里,王涛医师,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了吧?”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王涛仍然镇定自若。

  “是你精心策划了这个犯罪阴谋。”

  “你是说我是凶手?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何莉莉是我的女友,我为什么要害她?”

   “具我们的调查,你和何莉莉这段时间在闹矛盾,她已经搬到她朋友那里去住了,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不错,我们是在闹矛盾。至于为什么,我想这是个人隐私。我们虽然有些个人成见,但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完全破裂,而且正在恢复。要不她怎么会答应我的相约呢?”

   “你说的对,从这一点看,你没有杀害何莉莉的理由。但是,正是你的这个理由,让我产生了疑问。具‘红叶山庄’老板娘讲,何莉莉是与你相约去那里的。这就排除了何莉莉与其他熟人约会。”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为了使你没有按约到‘红叶山庄’的理由更加充分,你邀约了你的朋友赵某朱某和邹某在家里打牌,以证明你没有作案的时间条件。”

   “这是事实,他们可以为我作证。”王涛辩解道。

   “你不在现场,你没有时间,你有证人为你作证,这些都是你有力的佐证,我们起初没有对你产生怀疑。是你一个自作聪明的举动,让我确认你就是凶手。”肖林目光锐利地望着王涛。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你有何证据?”王涛有些惊慌。

   “证据当然有,我会慢慢告诉你。”肖林不紧不慢地道。

   “在你邀请的三人中,有一个人得到了你的特别关注。这个人就是邹某,因为他有一辆山城摩托。”

   “这与她的死有什么关联。”王涛反驳道。

   “当然有关联。正是这辆摩托让你达到了目的。你在邹某的茶里放了安眠药,这是推测,也许是其它类似的药物,让邹某沉沉入睡。第二天早晨你骑着摩托赶到事发现场,趁何莉莉不备,将其推下山崖至死。然后制造一个抢劫杀人的假象。”

   “你在胡编乱造。”王涛忿忿地说道。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再一次调查了邹某和王妈。经他们的细致回忆,邹某说他头天刚加了四公升油,第二天发现少了,他觉得奇怪。王妈也证实,她看到你早晨骑着摩托回来。请问王涛医师,你骑车上哪里去了,不会是在大街上兜风吧。”

   “我去机场询问班机情况。而且我乘机前何莉莉还给我发来短信,大家看看这上面。”王涛说完拿出手机给大家看。

  “正是这条短信暴露了你的罪行。”肖林把王涛的手机拿在手里道;“何莉莉发这条短信的时间是九点零五分。”肖林走到一民警身前道;“‘红叶山庄’老板娘证实何莉莉是什么时候离开‘红叶山庄’的?”“随林远两人之后。”他回答道。肖林又问钟祥道;“林远两人说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那里的?”钟祥回答道;“八点钟左右。”

   “据何莉莉科室的刘主任介绍的情况,何莉莉是一位遵守纪律的职工。她要在九点钟之前赶到单位上班,如果不能按时赶到,她一定打电话到单位请假。因此,何莉莉必须在八点四十分以前赶到102国道走小路的路口,在那里等过路车回单位上班。李明,你把我们去看红叶的情况给大家讲讲”

  “前天我们从王涛家里出来就直接去了‘红叶山庄’。我们在102国道通往‘红叶山庄’的小路口下车,走小路到山庄,然后又沿路走回到路口。这段路有一公里多,从路口到那个山崖要5分钟,从‘红叶山庄’走到山崖处需要十分钟。”

   “好。”肖林打断李明的话道;“按我们实地查证的结果,何莉莉从山庄走到102国道,最多二十分钟,到山崖处也就十三、四分钟。林远和陶斌是八点左右离开‘红叶山庄’的,习惯上八点左右的概念应该是七点五十分到八点十分之间。何莉莉随他两人之后离开,那么她应该是在八点二十分,或者八点三十分从‘红叶山庄’出发,走到山崖处不会超过八点五十分。假如她是八点五十分才从‘红叶山庄’出发,那就应该是九点钟左右。如果是这个时候才从‘红叶山庄’出发,就不能按时回单位上班。根据她平时在单位的表现,她会给单位打电话请假,她却没有。然后她走到那个山崖处,给你发了短信就遇害了。是不是这样王涛医师?”王涛沉默不语。“但是,还有一点推翻了我最后一个假设,这就是案发后我们拨打何莉莉的手机,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她为什么没有给单位打去电话,给你发了短信又把手机关了呢?王涛医师,你难道不觉得这有点不正常吗?根据推断,何莉莉在九点零五分之前就已经遇害。王涛医师,再高明的医生也不会让一个死人自己发短信吧?”

   “这是你个人在瞎猜测,危言耸听。”王涛恼怒起来。

    “如果你认为这些证据还不够充分的话,”肖林望着王涛道;“请你看看这个。”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枚纽扣给王涛看。“这是从你家洗手间放洗涮用具的地方找到的,你不会不认得吧?”王涛看着纽扣道;“这是我洗衣服时掉落后我顺手放在那里的,这能说明什么?”“你再看看这一颗与它有什么不同。”肖林从包里又拿出一颗与先前相同的那颗纽扣放在王涛面前道;“请你分辨一下它们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王涛没有说话。肖林吩咐夏军道;“你拿给大家看看,让在座的辨别一下它们是不是一对。”大家传看后都认为是一对。

   “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肖林对王涛道;“在我和李明到你家进行调查之前,我只是对你有所怀疑,但你巧妙的计划让我产生了动摇。我们到你家的目的是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下何莉莉的人际关系,看是否能发现新的线索。”肖林约为停顿,目光锐利地瞪着王涛道;“但你做贼心虚,以为我们抓住了你的把柄。为了充分证实你的清白,你把何莉莉发给你的短信给我看。你提供的这个信息,与我们之前调查的情况在时间上不相吻合,你自作聪明,却露出了马脚。我当时心里有些激动,为了不让你看出破绽,我暂时避开你,上你家卫生间对你提供的情况进行认真的梳理。在卫生间意外地看到了一颗纽扣,与我在那条通往‘红叶山庄’小路溪边拣到的另一颗纽扣特别相似。随即,我和李明驱车到‘红叶山庄’作进一步的现场勘查,以确定从‘红叶山庄’到102国道的具体时间。另外我还要向你补充说明一点,你刚才说你骑摩托到机场查看班机情况,纯属信口开河。我们已经得到证实,你事先已经订购了机票。”王涛无言以对。

   “大家想想,我在那条小路上拣到的纽扣与王涛家里发现的那颗纽扣竟然如此相似,这难道也是巧合吗?这两颗纽扣应该是裤子上的,说得具体一点,它们是裤包上的纽扣(因为这个部位容易损坏和掉落)。据我所知,服装的原配纽扣掉了一颗,要在市场上购买与之相配的纽扣是很难的事情。对于我的这些分析判断,我希望王涛医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对你的这些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表示抗议。”王涛道。

   “你可以表示反对,也可以保持沉默。如果你没有充分的理由,我们有权利把你留下来,把所有的疑问搞清楚。我想你不会反对吧?”

   蔡明清和王涛离开会议室后,老杨道;“真是精彩。我提议为肖队的高明的推理论证鼓掌。”

   肖林微笑道;“行了,你们先别忙着拍马屁,疑犯还没有招认呢。”

                                          (待续) 

 

(此小说严禁转载、剽窃)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