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侦探小说】欲望无情(七)(原创)  

2009-09-17 08:40: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侦探小说】欲望无情(原创)

                              启方

                     七 、病魔无情

   “阿姨,我来了。”何莉莉用手按响门铃,高兴的向屋里喊道。一会儿那道用钢管焊制的防盗门打开了,王涛母亲满面笑容地迎接她道;“是莉莉呀,快进屋里来。”何莉莉随她进了屋,在沙发上坐下,见面前茶几上放着一本相册,便随手翻看起来。王涛母亲为她端来茶水,见她认真地翻看着相册,对她道;“都是以前的老照片,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拿出来看看。”“阿姨,您一定怀念过去的事情吧?”何莉莉问道,抬眼望着王涛母亲,见她面容憔悴,眼睛湿润,问道;“阿姨您的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有啥病,我身体好着呢。”为了移开何莉莉的注意力,她起身挨着何莉莉坐在沙发上,对何莉莉道;“人的一生要经历许多的风雨,不管你高贵与平庸,富裕与贫穷,都有自己的苦与乐。我看到这些照片,就想起以前的事。”

  “这张是阿姨吧?”何莉莉指着一张年轻清秀的女人相片问道。                                    

      “这是我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前照的。”王涛母亲说道。

    “阿姨年轻时也是一个美人呢。”何莉莉赞扬道。

    “你这闺女,也拿阿姨开玩笑。”王涛母亲嗔怪道。

    “真的。阿姨,我说的是实话。我想阿姨的学习也一定好。”

    “要说成绩,”王涛母亲脸上露出自豪,道;“在一个年级名列前二十名。”说到这里王涛母亲叹气道;“我们这一代人呀,被耽误了哟。”

   “阿姨上山下乡在哪里?”何莉莉见王涛母亲有些伤感,忙岔开话题。也许这句话触及到了王涛母亲不愿回首的往事,只见她表情凝重,语气深沉地道;“一个边远贫穷的地方。”

   “这张是王涛吧?”何莉莉看着一张带着红领巾的儿童照片问道。

   “那是小涛第一次带上红领巾时照的。”

   “王涛小时候胖乎乎的。”

   “这小子小时候别人都叫他胖墩。”

   “哈哈,阿姨,我还不知道他有此雅号。”何莉莉开心地说道。

   “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哟。”王涛母亲逗趣道。两人开心地笑起来。

   “你看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还只顾和你说话,”王涛母亲起身走进厨房。

   “阿姨,我不饿。”何莉莉说着,随她来到厨房。

   吃过晚饭,何莉莉陪王涛母亲散步。面对工厂的残破景象,何莉莉不屑一顾,王涛母亲却不厌其烦地向她介绍工厂的过去和现在。对于曾经为此奉献了青春年华的这块土地,言语中流露出深情。

   “你看那边那栋房子,以前是我们的车间。工厂倒闭后,个体老板租用来搞翻砂。后来私人企业在这里投资,也没有发展起来。这么多厂房被闲置起来,你说可惜不可惜。”

   “市场经济就是这样,优胜劣汰。”何莉莉不以为然地说道。

   回到家里,王涛母亲身体有些不适,疲惫地靠坐在沙发上,何莉莉忙给她倒了一杯水。

   “阿姨,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何莉莉关切地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身体有些不适。”

   “要不,我明天陪您到医院去看看。”

   “没有病,何必花那冤枉钱。有个感冒头疼的,吃点药就好了。”说着,她起身走到写字桌前,准备打开那锁着的抽屉。这时有人敲门,何莉莉开门见是对门的林阿姨。                                    

     “王妈在不在家?”林阿姨问。

   “在,快屋里坐。”王涛母亲在屋里招呼道。

   “不坐了,你来我问你个事情。”林阿姨也不进屋,王涛母亲出来后,她把王涛母亲拉到她屋里,两人不知说些啥。

   何莉莉返身回到屋里,见王涛母亲刚才准备打开的抽屉锁上插着钥匙,心想,是啥药要锁在抽屉里,弄得神神秘秘的。凭一名医生的直觉,王涛母亲有意在瞒着她什么,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她轻轻地打开抽屉,里面的东西让她感到吃惊。但她没有声张,又把抽屉关上。

    一会儿王涛母亲回来,打开抽屉把药片拿在手里,随即锁好抽屉。转身端起茶几上的那杯水,一仰脖子把药吞了下去。

   “你看,吃了药就好了。”

   何莉莉眼里含着泪水道;“阿姨您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了,知道啥了?”王涛母亲感到奇怪。

   “您抽屉里的那些药是······”

   “你刚才看到的?”王涛母亲问道,何莉莉点点头。王涛母亲叹道;“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何莉莉问道。

    “这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告诉小涛。”

  “为什么?”

   王涛母亲没有立即回答她,起身打开那个抽屉,从一个笔记本里拿出两份医院的检验单递给何莉莉。何莉莉慢慢打开它们,只见上面的结论是;肺部有一肿块。间皮瘤,已扩散。何莉莉刚才看到抽屉里那些治疗癌症的药物,心中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结论让她感到难过。她知道“间皮瘤”是恶性肿瘤里最恶性的一种,目前还没有治愈的病例,患了此病就如同被判了死刑。手术后存活期短的两三月,长的最多一年。阿姨的病已经是晚期,看来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阿姨,这么大的事情你还瞒着我和王涛。”何莉莉声音嘶哑,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莉莉你别急,人的生死是老天爷安排的。来,阿姨有话对你说。”她把何莉莉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对何莉莉道;“这段时间我胸口不时隐隐作痛,便到医院进行检查。医生开始不对我说实话,问我家属来了没有。我对医生说,有啥话你只管说,人大不了一个死。他听我这么说,就把病情告诉了我。你是医生,你也知道这个病的严重性。”何莉莉点点头道;“阿姨,现在的医学在不断发展,或许还有希望。”

   “你也别宽慰我,医生说我这病已经是晚期了,我知道治愈的希望不大。嗨!”她叹道;“死并不可怕,人总是要死的。只是小涛从小没有爹,跟着我受穷受累,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阿姨,你别难过,我和王涛会想办法的。”何莉莉道。她摇摇头道;“我欠小涛太多。莉莉,我是这样想的,既然没有治愈的可能,就不应该让小涛背负精神和金钱的负担。我们的家庭情况你是知道的,是再经不起折腾的。”何莉莉忍不住鸣咽起来,她安慰何莉莉道;“莉莉别哭,我希望你别把我的病情告诉小涛。”

   “不,我们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给您医治。”何莉莉语气坚决。

   “就算阿姨求你了,好吗?”王涛母亲的意思毋庸置疑,何莉莉无奈地点点头。

   “小涛从小被我娇惯坏了,性格好强,遇事要争个高低。你以后要多提醒他,不要由着自己的性格来。”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王涛。”何莉莉向她保证道。

   “眼见你们走进婚姻的殿堂就好了。”

   “阿姨,一定的。”

    何莉莉一夜未眠,她为老人家的病情担忧,她的心里矛盾着,要不要把阿姨的病告诉王涛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