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族长的坎坷人生(三)(原创)  

2009-06-09 08:45: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族长的坎坷人生(原创)

                                  启方

                          三、初试锋芒

   王友生当了族长后不久,他父亲就去世了。这时内战正激烈,国民党军节连败退,兵员短缺,便到处抓壮丁。地方上的贪官污吏趁机发浑财,他们胡乱摊派,巧取豪夺,民不聊生。

   王家寨属“七里乡四保。”保长叫韩应财,是山后沟村人。他身材瘦小,脸上长着一双细眼,说话时砸吧着眼,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但在这副相貌下却隐藏着狡诈和贪婪。他没啥能耐,靠在县里科长表舅的关系当上保长。他平日里常带上两三个乡丁到乡里晃荡,借故敲诈乡民。

   那日,王友生与王德生三伯在家中闲聊,王春娃跑来告知,韩保长带着几个乡丁抓壮丁来了。二人立即跟着春娃一起去看过究竟,只见韩保长等人抓了三位王氏后生。王友生见状,紧跟上前拦住韩保长等人道;“站住!韩保长,你这是?”韩保长见是王友生等人忙道:“若,,王族长、前辈,我等今天来到贵地,本该登门拜访,只是公务在身,不便上门打扰,还望族长和前辈海涵。”

   “请问,他们犯了何罪?”王友生问道

   “国难当头,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他们即不出力又不出钱,按躲避兵役论处。”

   “他们年纪还小,都没有到当兵的年纪。”王德生在一旁说。

   “谁能证明?”

   “我。”王德生三伯语气生硬。

   见两人僵持起来,王友生对韩保长道;“韩兄,我看你和弟兄们忙了一个上午,到我屋里歇歇,吃了饭再走。咱们有事好商量。”见韩保长有些犹豫,他使个眼色,旁边围观的几个族人便连拉带扯的把韩保长一行请到了王友上家里。

   一干人来到王友生家里,他吩咐家人装烟沏茶,准备酒菜。一番客套之后,他对韩保长道;“韩兄,今儿之事还望老兄高抬贵手。”韩保长道;“老弟见谅,我也是执行上方的指示。”“都是自家兄弟,有事好商量。”王友生说,并向韩保长使了下眼色。韩保长会意,命令手下道;“你们都到外面去,把人给我看好了,跑了我找你们算账!”屋里只有王友生、王德生和韩应财。

    “韩兄,你看这事能不能通融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友生说。

   “这事难办。”韩保长瞟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王德生道;“现在是戡乱时期,一切以党国的利益为重。”

   “反正人是不能抓的。”王德生态度坚决。三人一时不语,沉默少许,王友生道;“韩兄你想个办法。”

   “办法是有,只是······”韩保长道。

   “啥办法?”王友生问道。

   “人不抓可以,但要花些银子。”

   “多少?”

   “按规矩每人五十块大洋,一共一百五十块。”

   “你这是敲诈。”王德生怒道。    

     “韩兄,你看能不能再少些?”王友生问道。

   “这个······”

   最后谈好交一百二十块大洋放人,由王友生作保,三日内交付。王德生不服,王友生用眼色暗示他,他便没说啥。等送走韩保长等人后,他气愤地拍桌子道;“简直欺人太甚,。三伯,我看晚上咱们开个会,得商量个对策。不能老是这样下去。”

   当晚,在王友生屋里聚集了十来个族中有代表性的人,他们是王友生召集来的。大家聚在堂屋里,摇曳的灯光下,有人在闲聊,有人在品茶。屋子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王友生对大家道;“今天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他们今天抓了我们的人,我和德生三伯作担保他们才放了人,三日内交付保金。大家看这事咋办?”

   “这世道不让人活了。”

   “这龟儿子像个催债鬼。”

   “收拾收拾这狗日的,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收拾这龟儿子,让他知道王家寨的厉害。”

   “三公、大叔,你们想个办法,我们听你们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来。听了大家的议论,王友生和德生三伯交换了眼神,他对大伙说;“你们的意见正和我与三伯的意思。只是如何治理他,得想个万全之策。”王德生三伯道;“治理了他,要让他不怀疑是我们所为。”“这事不要张扬出去,现在大家先回去,我和三伯商量好具体的办法后再行其事。”

   其他人走后,王友生把早已想好的计策告诉王德生,王德生听后点头称好。于是,王友生按计布置好,只等韩保长前来三日已到,韩保长带着两个乡丁来收保金。王友生等人盛情款待。席间王友生举杯道;“承蒙韩兄厚爱,兄弟我敬韩兄一杯。来,咱们干了这杯。”

    “族长之事就是我的事。为了公务多有得罪,还望三伯,老弟多多包涵。”

   “为了党国之事,老兄算是尽心尽力了。”王友生奉承道。

   “老弟过讲了。”韩保长仰起脖子喝下杯子里的酒,眯起细眼看着王友生道;“老弟,保金的事······”

   “老兄吩咐之事,小弟不敢怠慢,早已准备好。只是这保金是族中各户东挪西凑而来,还烦老兄写个字据,我对族人也有个交代。”

    “好好,好,来,喝酒。”

    太阳已经偏西,韩保长嘴里哼着黄调,与两位“乡丁”东

摇西晃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除水路外,这是王家寨通往外面

的唯一山路。它绕山而上,一直到山顶,然后沿山而下。一路

山高林密,荆棘丛生。据说有花豹、豺狼出没,每到夜晚便少

有路人行走。韩保长三人凭借一身酒劲,也不管它豹子豺狼

的,摇摇晃晃地爬到山顶。他们已经非常疲倦,便躺在地上休

息。由于酒精的作用,三人不久酣然入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被狼嚎声和夜猫子的声音惊醒。朦胧的月光下,寂静的树林里显得阴森恐怖。狼嚎声时起时无,仿佛还有些光点流动。三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醉意也无,爬起来高一脚低一脚地向山下跑。后来听说韩保长摔断了一条腿,在家养了半年的伤,从王友生处收取的保金也不知怎么丢了。他吩咐两个乡丁不要向他人提起此事,一是王友生手里握有他写的字据,二是此事说不清道不明,弄不好落个贪污的罪名,只能自让倒霉。

   其实,这些都是王友生的计谋,韩保长等人不知而已。此事不但为大伙出了口怨气,弄回了被诈去的钱财,保护了王氏后生,受到族人的称赞,大大地提高了王友生在族中的威望。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