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方20088的博客

这里是处矿藏,储存的不只是游戏文字。

 
 
 

日志

 
 
关于我

原名王勇,笔名启方,热爱文学,创作了大量诗歌,四十篇左右长、中、短篇小说以及论文散文等,受到专家好评·和广大读者的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进入天堂前的苦恼(一)(原创)  

2009-04-14 09:30: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天堂前的苦恼(原创)

                                               启方  

                                    一

   马自立来到羊场已经是下午五点过。走下巴士,他来到菜市买了两斤猪肉,两条香烟、两瓶酒,然后踏上那条通往家乡的乡村小路。

   从羊场到他的家乡马家寨,有七、八里路。首先要翻过两座山,过一条河,然后爬上一道山梁,站在山梁上就能看到他的家。这条路他再熟悉不过了,打从他娘第一次带他到羊场赶集算起,几十年来不知走了多少次。不管是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还是赶集时与亲朋喝多了酒,他都不会走错路。

   这条路不算崎岖难行,但他现在感觉漫长而艰难。他身体虚弱,走走歇歇。他环视四周,两眼搜寻着留存在脑海中的记忆。他走进杂树林,有鸟儿在林中鸣叫,他听着特别亲切。那经过岁月洗礼的石拱桥下的水依然的清澈。他终于爬上了那道山梁,他坐在一块石头上,从那里看着山下的村寨。

   月亮已挂在天空,它在尽力地展示自己园而明亮的形象时,把银白色的、柔美的光撒向大地。一幅明暗交织,清晰与朦胧相映成趣的美丽夜景,呈现在马自立眼前。山寨的人家已亮起灯光。他一眼就看到自己家的两层楼房,白色瓷砖装饰的墙面在月光的照耀下,返射出银白色的光,比周围的平房更是突出。在寨子的这一面,零星地散落着几户人家,距这条路较近的那间砖瓦房就是杨老爹的家。马自立看见他家门前站着个人,那一定是杨老爹。马自立向杨老爹家走去。

   “来啦。”一句随意平淡的问话,马自立觉得很亲切。他嘴里“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老爹,便随老爹进了屋。屋里已摆好了一桌饭菜。饭菜已有些凉了,看来老爹已等待他多时。他们没有多余的问候,也不谦让,两人相对而坐,显得自然随和。

   杨老爹八十有余,满头银发,络腮胡子和头发一样的白。方正的脸上被岁月雕刻上一道道粗细相交的皱纹。他耳不背眼不花,看上去还很健康。他俩谈到如今农村的发展变化,谈到农村合作医疗,减免农业税等。

   “这真是盘古开天地的事。”杨老爹感慨地说。他一扬脖子喝下杯里的酒,马自立随即为他斟上。杨老爹用筷子夹了菜放进嘴里慢慢嚼着,用眼看着马自立说;“老二,我看你脸色不好,遇到啥不愉快的事了,说来看看。”

   “我会有啥事,”马自立笑道。

   “你别骗我,瞒别人瞒不到我。说,啥子事情。”杨老爹用命令的口气说。

   以往马自立遇上高兴事或不顺心的事,只要和杨老爹在一起,他都会向老爹说说。但现在他摊上的事情,他无论如何是不能告诉老爹的。因此,他坚持说没有事。杨老爹见他这样,也没有再问。

   要说马自立与杨老爹的这种特殊关系,还得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说起。那年正遇自然灾害,全国闹饥荒,人们挖野菜吃。野菜没有了,人们刨蕨根吃。这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生长在荒山野外,其根富含汁。人们把根洗净后将汁榨出,制成淀粉后食用。后来蕨根也挖不到了,很多人就外出逃荒。

   马自立那时十三、四岁,也同大人们上山挖蕨根。那天,他和他哥上山挖蕨根回来,半路上他晕倒了。哥哥无力背他下山,便跑下山去叫人时遇到杨老爹,杨老爹随他哥上山,把马自立背回家。他从锅里了舀了野菜汤给哥俩。虽然野菜汤里只有星点的米粒,但哥俩有些时日没有吃到这样的食物了。

   杨老爹那时年轻,妻子是邻村人。妻子一直没有生育。他拜师学过厨,并且在乡里小有名气。凭着这点手艺,他被区供销社叫去做厨。每天早出晚归,常年奔走于两地之间。

   自从那天马自立哥俩享受到杨老爹的特殊待遇后,马自立就像猫儿嗅到腥味似的,隔三差五地往老爹家跑。也不知为啥,杨老爹夫妻俩对他特喜欢。每次去老爹家,不是一个小饭团,就是一个烧洋芋,多少有点吃。马自立在心里想,老爹那来这些吃的。有一天他冒冒失失提出自己的疑问,却遭到老爹的严厉呵斥。老爹和气的面容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他对马自立吼道;“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啥!”并警告他别对外人说,否则,他不会再给他一点吃的。那一时期,多亏老爹夫妻俩的关照,马自立才免受了其他人所遭受的饥饿之苦。

   马自立与杨老爹还有另一层关系,老爹是妻子的养父。妻子不是本地人,是饿饭那年逃荒来时,被杨老爹收养的。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前面我们已经说到,马自立自从那次在杨老爹家得到甜头后,就经常往老爹家跑。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去老爹家,那时候已是下午,天边一抹晚霞,估计着老爹快回家了,他向他家走去。快到老爹家了,他突然看见一个上身穿红底白花,下身穿蓝色裤子,头扎两条小辨的小姑娘从老爹家跑出来,她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她向山上跑去。马自立跟着她来到半山腰,她进了灌木林,在一处草丛边蹭下身子。他透过草丛看见一位中年妇女躺在地上。他不知道她们在做什么。过了一会儿,那姑娘突然哭了,而且很悲伤。他大着胆走过去,看见那女人脸色惨白,直直地躺在地上,姑娘在旁边大声地呼喊她,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见此情景,他飞快地往山下跑。杨老爹和他一起来到那女人躺着的地方,见女人已经咽气,便返回家拿来锄头,就地把她掩埋了。

   他们把她带回家,老爹从口袋里拿出一小个饭团给她,她狼吞虎咽地吃着,看样子是饿坏了。她告诉他们她叫黄小花,今年十一岁。死的是她妈妈。她们逃荒来到这里,她家在很远的地方,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老爹留下她,并收为养女。后来马自立和黄小花结婚组成新的家庭,老爹成为他的老岳父。

   杨老爹一九六三年回到生产队,与村民们一样从事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活。七一年他妻子患肺炎,由于开始没有重视,病情已严重,加上农村条件差,经济困难,最后离开了他。妻子走后他  一直没有再娶,他不愿麻烦别人,自己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孤单生活。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马自立夫妻俩一直关心着老人的生活,他们准备接他在家吃住,但他不愿意,他说他一个人习惯了。他们只好在农忙时帮他做些重活,生日节气为他添加衣物什么的。闲时常到他那里陪陪他,尽力让他不感到寂寞。随着条件的改变,他们把他接到城里,他住了几天后悄悄跑回乡下。他说城里的生活他不习惯,还是农村方便多了。马自立和妻子只能随老人的心意。今天是端午节,他知道马自立会来看他的。他特意做了几个马自立喜欢吃的菜。爷俩说了一席话,马自立见时间不早了,说要到哥嫂家坐坐,便起身告辞。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